傷害別人,傷害自己

九年前大學畢業,縱使打工經驗、一日工作八小時以上的生活零星已經過了六年,但真正的正職上班族生涯,才正開始。

那時候有個相同位階的同事,對於我上班時候敲icq(那個時代是icq)的頻率非常不滿,記得有次以此為因還把我說得快掉淚,只是莫名其妙的是,其實她沒有權限干涉我這些,主管要的東西我有交出,要也該是主管對我有意見吧!

那時候有另一個同事,我們都叫他「大叔」,因為他年長我們很多,他極好閱讀且胸無大志,只求有份溫飽又能與書為伍的工作就很滿足;有次該名同事又釘我,英明睿智的大叔提點我「不要把自己打開讓別人傷害」。

這事我有寫在『舊地』。

工作多年後,職場上的種種也不再如此青春單純,有時候老闆想要的、重視的東西,和自己的認知是會有落差的,既然是勞方,在維持既定運作的前提下,或…「吃人頭路」的前提下啦!就是依循著執行,守住基準點,再要拓新,才有立基。

不過,說真的,零零星星遇到許多中階主管的共事心得,真的不能企望在溝通公事時不帶情緒,完全理性吧啦吧啦!這時候,還是會有一樣的問題,看你要不要被傷害,甚至傷害自己。

這些話當然都是唱的比做得愉快,哈哈!

廣告

慢跑是一種

昨天晚上去慢跑,一邊跑一邊算著這一年來我的慢跑頻率極低,平均一個月一次上下;理想的運動頻率應該是一週至少兩次,也就是只有理想頻率的十分之一。不過我每次慢跑的量很固定,每次都約五公里,花四十五到一個小時的時間。

三年前從花蓮回台北,一年內瘦了七八公斤,再花兩年的時間胖回80%。隨著年齡的增長,每一分增加的體重都蠻驚心動魄的。瘦的原因就是運動頻率達理想狀態,且生活規律又緊張;蛙同學說我在花蓮的時候作息不正常,大概就是即使有在跑步,體重(以及體脂)仍無法漂亮的最大原因。(欸,怎麼說,論文是一場五味雜陳的冗長夢境,好在夢醒後,學位總算安穩取得)

在花蓮四年,參加過幾次半程馬拉松,21公里,雖然沒有一次能以持續跑步的狀態完成,但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程度還算OK;由於我身體懶惰,所以慢跑很慢,但腳長,所以快走很快,大約計算過快走的速度是6km/hr,但慢跑只有6.5-7km/hr,相差不多。

慢跑的時候呼吸著空氣漲滿胸腔,像是昨天,因為很少跑了,胸腔有點痛;肺活量大大降低,跑步時的深呼吸撐得肺有點痛。然後要抬腳、抬腳,我不時提醒自己不要拖著腳步跑。如果跑到投入時,跑道旁的花草樹木事事物物都模糊掉,甚是美好,只是昨天沒有這種感覺。

慢跑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其實,對我來說,游泳更是,但游泳的場地和設備麻煩得多…。

To say goodbye is to die a little.

終於讀完了錢德勒的《漫長的告別》。我真是網路書店的準目標,這本書的購買,有百分之八十是網路書店廣告信件中介紹的內容說動我的。特別的是,這本似乎是英翻日翻中的版本(book版版友推文:這本是英譯本)

漫長的告別的圖像

其實錢德勒一直有一點印象,大抵從我看完所有的勞倫斯‧卜洛克之後,我對此類偵探小說形式有了概念;確實,早期偵探小說的制式印象是很福爾摩斯、亞森羅蘋的,也是年紀之故,恐怕在高中以前讀卜洛克或錢德勒,是得不到太多樂趣的。

先前手邊有一本《重播》,跟著一批二手書購入的,一直沒去讀它,翻閱過,但沒有想讀它的感覺,也零星看過有人說《重播》是錢德勒長篇中最差的一本,所以不好看也是正常的吧!我心裡這麼想。

重編本中有至少兩個錯誤,有印象的是前五分之一左右,某章節尾巴,把清淡,打成輕淡,看得我很痛苦,(你要講輕描淡寫,也不好這麼省略用「輕淡」吧Orz)不過後來決定再也不注意這種細節,就也再也沒發現其他的(但我隱約肯定至少有十個以上此類校對之誤)。

這本小說看了剛好兩週,是比較少見的,說當中完全不覺得痛苦或冗長是不可能的,但閱讀的樂趣仍在,畢竟是用瑣碎的時間閱讀,那剛好能投入的時機,想睡了或空閒時間用罄,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比較意外的是,這種充滿大量憤世嫉俗、評議世態、鞭辟入裡(純狗腿)的內容,竟然是那個時代的通俗小說?!真的嗎?應該不是…早期是以通俗小說起家,但到這一本的時候,已經沒那麼純粹了吧!

然後我明白到,我喜歡的卜洛克,有大量「學習」、「仿效」錢德勒的情形,不過馬修和馬羅個性應該是有差別的,而且卜洛克還活著,嘿嘿。

浪漫的…馬羅,最後一個章節的結局還真是令人瞠目結舌,饒有意味。確實是好看的小說。書尾的村上春樹真有一種與讀者對話的加分感,雖然近幾年他的個人風格已經令我不大想再接近他,巨大的自我…好吧,太閃耀了,大概是。哈哈!但作為一個和讀者對話的譯後說明,倒是很適切。

【補】

末尾主角對第二主角說:你這個人什麼都好,既紳士又優雅
無論在怎樣糟的情況下(意指爛醉或低潮),但也是你這個人最大的缺點
你無論跟品德低下或高尚的人在一起,都一樣自在,能夠融入其中。

於是,別了,我的朋友!這是真的告別了。
(以上憑印象)

我有一種被指到的感覺…。

重要的人

颱風天,好像很多事情可以記錄,又好像什麼都不值得紀錄,這樣下去,在不多久,新增一篇文章會變得很稀奇了,不好不好。

最近在收集名單,看到msn出現原先就說好要來的人,就會丟訊息去要住址;看到她,猶豫了一下,想說還是告知吧!丟了訊息,她說要打電話來,一聊就聊了很久。

「妳是我很重要的人啊!當然要告訴我!」電話那頭的她很熱情。

『我知道。』

「哈哈,至少這點妳還是沒變啊!」

『我知道我對妳很重要,妳在那段日子對我也很重要啊!我知道妳不會在意,也會很高興、願意知道這消息,但我會有點過意不去吧!畢竟我們有段時間沒聯繫了!』

然後電話裡就扯些大學時代的人事物,一些想得起來的「啊啊~~對對,就是那個誰…」一些想不起來的『呃,有嗎?再多說一點,還有什麼?』一些哈哈大笑的事,和一些過不去的情感。

「大四那年分手的,那時候不成熟啊!常常吵架,一吵架就說那就分手啊分手啊!有一天他就說,好,那就分手。」

『嗯…』「過了一段時間有想要復合,聯絡的時候也像是朋友,可是他不願意。」『那我們換個話題吧!』

這些那些,重要的人,不重要的人…。

因為話多

同事米契爾問說:「你怎麼開那麼多部落格?」我說:「因為話多。」

其實我也不想開很多部落格那樣,有些是參加網路活動的,有些是一時心血來潮開的,大多一陣子就不再使用,只有主要的部落格會一直持續下去。

因為話多。

大學的時候呢,那時有抱著筆記本的習慣,不時就要拿出來把腦袋裡的東西傾倒進去,好像這樣就真的會變得輕盈了勒!想太多…那時也懷疑過,這樣過度的描述,我所有的情緒是不是被發衍得太過?在不斷不斷地陳述之後,甲還是甲,A還是A嗎?

我,還是我嗎?

雖然情緒是存在的證明…

雖然情緒是存在的證明,但是情緒不會只有高興快樂,當悲傷難過來襲的時候,明知它會慢慢退去,它壓垮人的力道仍是毫不含糊啊!

約好了下班之後見面,時間差不多的時候打電話過去,沒有人接、沒有人接…,怎麼了?還在忙嗎?在附近晃盪著,飢餓、疲勞,等待…以及擔心。一個小時之後終於回電了!「對不起!我忘了!沒看手機簡訊就回家了!我以為你白天會在msn上提醒我…,」好吧!雖然是接受了事實掛了電話,卻在公車站牌旁流起了眼淚,悲傷難過一波一波襲來,毫無招架之力。

在不熟悉的地方尋找著回到熟悉地方的公車路線,走路、走路,沒有力氣,不時眼淚就要泛上臉頰一陣,懶洋洋地走著。

情緒壓得我好累。

在很憤怒的時候也曾搥打著自己的大腿發洩怒氣,或躺在床上感受著那股怨懟憤怒猛地衝上來籠罩自己,無力抵抗;彷彿只剩下待宰的力氣,情況好的時候還能瞪視著無法控制的情緒,看你招搖到什麼時候!

傷害與被傷害,以及傷害自己。所謂紅塵俗事,如果這周身情緒都能抽離、都能無涉,生命也沒剩下多少滋味了。

只是,情緒襲來的時候,該怎樣與它共處呵…

「我們只是朋友」之~你管人家這麼多!

三姑六婆又來了;前兩天不丹的新聞好多,昨天的新聞集中在那顆一億鑽戒…,但我腦中總是這則『往事』…。

 

「我們只是朋友!」想說給誰相信呢?

不過為了想寫這篇文章,我google了好些報導,當然,大部分是梁朝偉和劉嘉玲的戀情歌誦,比較有意思的是這則[台媒披露:裸照與郭台銘事件將偉仔帶入結婚禮堂]。

自己想這些事的心緒輾轉,不過最後也沒什麼好說的,真的,直接帶到結論吧!

你管人家這麼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