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家人寫信

親愛的安德烈》龍應台.安德列合著。同事借的,有考慮在工作上用到,翻著的時候和kiki閒聊,我說其實龍應台不怎麼得我的緣,雖然她的文字很知性、具思考性,但她的樣子(以及行文也會表現出來),就很像有些尖銳甚至刻薄的大學老師;由於這個偏見,有時候讀她的文章就會很挑剔:這裡邏輯不通喔!那裡有問題喔!XD

翻閱了一下《親愛的安德烈》,其實她的心態我欣賞,「想認識一個十八歲的人」,不過身為書寫的展演感仍被我挑剔。

只是書寫這件事,本來就是這樣,而且也正是目的,透過書寫的過程,你有一個機會整理思緒,寫出來的文字也是揣度修剪,怎樣可以表達得最確切。

裡面還寫到龍應台的行文態度是八分認真、二分知性懷疑,安德烈則是三分玩世不恭、二分黑色幽默、五分認真(p.6)我覺得「認真」二字反而籠統,認真,認真什麼呢?我個人對黑色幽默的喜好度極高,總覺得少了自嘲,人生的尖銳只會更尖銳,有太多事情是模糊曖昧、互相糾結、說也說不清的,追根究底地論辯總會有漏洞,但我也承認過猶不及,我已經有點小峱峱的地步了。

另外,最近還翻看《投資大師羅傑斯給寶貝女兒的12封信》(這本封面比較漂亮)

投資大師羅傑斯給寶貝女兒的12封信的圖像

讀的時候有一種他跟我是「同類人」的感覺,查了他的背景,很庸俗地以星座論作為解釋。

http://en.wikipedia.org/wiki/Jim_Rogers
James Beeland Rogers, Jr.
Born October 19, 1942 (1942-10-19) (age 65)
Wetumpka, Alabama, USA

所以我還是沒提到「給家人寫信」,就是最熟悉,又最陌生…(希望能再補充此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