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猶不及

好了!這下到了週末,非睡個過癮不可,然後就會睡到頭發暈的程度。早上不睡到中午是不肯下床,然後下午再補個午睡,週末常這樣睡掉大半:有些人不喜歡睡覺,是因為覺得睡覺很浪費時間,睡著的時候是沒有意識的時候,醒來之後,睡著的那段時間就好像遺失了一般。

這不禁讓我想到兩件事,首先呢,就是同事說過,人要養成習慣得連續二十幾天之後才會有那個習慣,現在每週上班的作息,實在很難讓我養成良好的睡眠習慣:其次就是近年風行的減肥瘦身,總要搬出各種理由堅定、佐證,即使有歧視嫌疑也在所不辭的地步,像是人家說歐美公司視過度肥胖的人有自我管理的問題…。

說到體重,中午在小吃店看過期的壹週刊,Janet身高173只有52公斤,雖然是太瘦了點,但看得我還真想也那麼瘦…,真是:螢幕前人總是會被鏡頭放大一些,所以公眾人物追求的輕盈體態總是太過…

我弟在催我了!晚點再來補文章(最好是)。

廣告

我不是晨型人

和前同事安小拉曾提過,某次和小妹聊天的內容,就是「早上醒來時感覺像一陀屎。」那時妹覺得我很沒衛生,我說英文不是就是這樣講,我只是把它直譯,妹說沒有人要妳把它直譯;跟小拉講的時候,她說好傳神,害我整個太得意。XD

話說,我不是晨型人。

什麼早上的空氣清新、世界美好、記憶力比較好…考試都考一百分了呢!都很難在清晨的枕頭和我的頭之間擠出一點甘心的空隙。

研究所期間作息自由,我非得睡到日上三竿…的中午,才會甘心下床,然後下床後又懊悔一天已經過了大半,天天都在惡性循環;那時就很羨幕像是蛙這樣天生就可以早上九點以前自動、甘願下床的好孩子。

好,晨型人的話題真無聊。簡單說就是晚上十一點以前上床,隔天早上就會起床得稍微不像屎一點;只是下班後開始擁有的個人時間,在扣掉通勤之後已經至少七點半,進食…後,要在十點半上床,私有時間就只剩下三個小時不到,上個網、跑步或做便當,甚至發個呆,洗澡…就要睡覺了。所以總是不到十二點不會開始『準備』睡覺,等躺到床上去都至少一點,翻個兩頁小說多半都能聽到手錶兩點整的逼逼聲,也就是說…最多睡六小時,常常還是睡五點五小時,而本人我的自然醒一定要到八小時。

說這個話題好無聊還是又打了一大段。

最近幾天小說讀得很慢《士兵修好了留聲機》不是很典型故事,讓我想到《我告辭了》或《我要買個母音》,所謂不典型的故事,就像剛讀完那本《第十三個故事》裡說的一樣,在架構一本小說的時候,你是不是給讀者一條流暢的起承轉合路徑、韻律、規則、情節安排,是不是穩當進行,即使裡面有壞人、有挫折、有轉折,但最終會給個解釋,就算不是直接的也沒關係。

這就好像院線商業片跟藝術電影的差別一樣。

可是所謂的藝術電影其實只是世界各地的電影,世界各地自己拍的電影常常是很符合序事承合的,一點都不難懂,而那些真正難懂的,又搞得很晦澀(難懂跟晦澀不是同意詞嗎)。

生活是所有瑣碎小事片段累積而成的,能不能在裡面說出一些有趣好玩、值得舖衍的故事…就部落格書寫的人氣吸引哪,我看還是激烈一點發表一些政治文(?)或多貼一點圖,會比較實際吧!哈哈!!

 

話說我今天很想去看電影,但是不曉得這樣會不會太任性,或許不會去吧!

都這麼做作了還不美就糟了(中)

今天早上起了個大早去抽書展攤位,因為同事們說我現在運會最旺;本來有另一個同事是剛結婚、妻子即將臨盆,應都是喜事,但最近運氣不太好,且若真要迷信,那句俗語應該是「娶某前、生子後」。於是我起了大早(6:20)去世貿抽籤(結果人家九點才開始,我們竟緊張兮兮八點半就準時報到了)。廢話真是多!重點只有,共39個廠商抽順序,我抽到4號,然後就第四位上台填入想要的格子,總算不負眾望。嘿嘿!

好了,該真正導入正題,也就是今天的照片…標題說「都這麼做作還不美就糟了」,是我把全部照片一口氣丟上google相簿畢卡索時對某張照片的註語,自覺得機車得很有趣,就拿來當標題了。

來吧~請點入~~

繼續閱讀 “都這麼做作了還不美就糟了(中)"

還有甚麼比吃飯吃到一半跑去拉肚子更□□的事

雖然我是個還算挺容易拉肚子的人,但是邊吃邊拉的印象還不太多。

目前似乎有個規則,就是每週一早上的拿鐵會讓我拉肚子;因為上班天的早上有喝咖啡的話,整體狀況會較好,但週一早上似乎在一種「調整」當中,因此週二三四五的早上怎樣的把牛奶跟咖啡混在一起喝都不會有事,週一呢…嗯…。

今天是一直到中午才開始腹痛,吃到一半跑了一次廁所,吃到剩下兩成的便當量又跑了一次廁所,然後就不吃了(基本上我是個會把便當吃完的人)。

 

昨天量體重,出現一個新高62.2,體脂27.5,我盯著那數字覺得可怕、驚人,也只好安慰自己,體脂似乎是停止上升,欸欸,真的必須面對這個這個,年紀越大的新陳代謝越慢,加上鎮日端坐冷氣房更是雪上加霜。猶記三年前從花蓮回台的體重是63-64(體脂30.5),中間曾經掉到56.0(體脂22),然後半年到57,再半年到58、59,然後終於守不住六十大關,61、62也是開心地相黏在一起呀…雖然說56.0的時候雙頰實在太凹陷以至得經常把嘴角拉開,不然不大好看,但到現在這種年齡胖,可也是令人憂心呦。

我說,拉肚子跟身材纖瘦可是徹底的兩回事啊!運動量足夠時,腹部肌肉堅強,反而較為纖瘦、不容易拉肚子唷!

陌路狂殺及第十三個故事

很抱歉要把這兩的東西兜在一起,很不巧週五看了一部這樣的電影,而《第十三個故事》也正好在當天讀完。

陌路狂殺(The Strangers)

本來走到長春,因為「頤和園」已經看過了,雖然很好看,但總是看過了,別部…,那個小提琴戰爭什麼的有讓我猶豫一下,可是對於這種片有點疲乏,就往前走到學者,看了一下院線商業電影,「海角七號」好像好評很多,不過遠遠地看到海報,以為又是日本純愛電影(事後證明是誤會,似乎是國片),失去興趣,結果看到「陌路狂殺」,兩個點讓我買了這部的電影票,點一:麗芙泰勒,點二:真實故事改編。結果…

結果當然是大後悔Orz

電影開始不久,心裡就縈繞不去:這只是部沒笑點的「驚聲尖笑」。

很典型的美式驚悚片,甚至可以說很單調,架構十分簡單,甚至連對話都很少,可惜男女主角這麼帥美,結果內容空空的,片子也很短。就是有一對情侶到了一個郊外小屋,結果小屋已經有陌生人佔據,兩女一男而且都帶著詭異的面具,然後切斷他們對外的聯繫,一直折磨他們,最後把他們抓起來殺掉,就這樣,沒別的了…。看電影的時候我就想:這真的是要地廣人稀的地方會有的恐懼,美式驚悚片,亞洲的鬼片又完全是另外一種類型,比較講內心(?),要是我在美式驚悚片中的情境裡,我大概會選擇去睡覺…,看會怎樣就隨便他吧!噗。

好,再來我們來看看這本小說…《第13個故事》。

第13個故事的圖像

書封很漂亮,故事很好看,有趣的是她用了「Tale」,看到後半段,我還去查英英字典的Tale,虛構。

前半段讓我想到十多年前看過的《惡童日記》,然後、然後…,我覺得作者竟然把第一人稱塑造得這麼地空靈也挺妙的,而且醫生還大剌剌地要開藥給她說她只是沉溺在過度的浪漫想法裡。

讀這本的過程算是有點特別,密集地在幾天內讀完,但都很「平均」,睡前、等公車、公車上、中午休息時間…,都沒有哪天突然偷看快速看了很多,每次大概看個幾頁到數十頁不等,這段時間以來讀小說經常是在某個時間點會突然看完半本或三分之一本,不過這本是在這種很平均的方式下讀完,感覺好像讀了很久,讀完後上anobii紀錄發現也不過五天。

嗯,真是尷尬了,說不出別的了,是一本好看的故事。小說暫時結束,在網路書店買的書有一批被我勾了「書全部到了再來」的選項,所以基本上目前小說是斷炊的情況,但是有像是《為什麼不殺光》這類讀到一半的書好幾本,可以再試試看能不能讀完。

螺絲

買了一台跑步機,免插電、台灣製,按我對跑步機的價位期待,它十分便宜!但是得自己組裝,而且真的很重,現在住處是租屋,難免想到搬家會很麻煩,但還是趕快把這念頭驅除;畢竟搬家本來就麻煩,但是就是花個精神非解決不可,那一段麻煩時間過了也就好了,硬著頭皮解決的時間專心解決,之前的煩惱都是多餘的。

組裝跑步/快走機的時候,附了一袋螺絲和些小工具,一拆開來把東西都攤在地上的時候看起來好複雜,真不想面對!可是這是我自己買的,也確實抱著期望想要好好使用,自己擁有一台跑步機耶!多好啊!最近真是真的開始擁有一些以前想著想著好久好久但沒辦法自己擁有的東西,雖然仍都是極陽春款。

(應該拍下組裝過程的一地混亂,但實在沒那習慣
又覺文章太乾,只好抓了拍賣網頁上的照片充數)

組裝的時候先裝底座,按照圖示,兩邊立竿和底座的螺絲跟實體不同!心理嘀咕了一下,搞什麼啊!按照說明書,得先將底座用一塊四方磚狀的東西墊高,立起底座彎竿,把立竿打橫鎖上底座彎竿,再翻立起來;但這根本不可能啊!去哪找個四方磚可以把底座撐到那麼剛好的高度?試著用裝跑步機的大紙盒,很大,費勁稍微掀起底座,移動箱子…不行!高度根本不行(網購時的商品說明是30Kg左右,本來我還想說這麼陽春的東西,會有那麼重嗎?但是實際搬動它,確認它確實有這麼重),然後瞄到小巧可愛的維力炸醬麵紙箱,也不管裡面還剩八成袋裝泡麵可能會被壓碎,拿來試試看…還是不行(好在也沒壓到麵的感覺)。

決定直接把立竿拉立起來,底座直接放平,讓立竿自己的重量去壓在底座彎竿上,把立竿該固定在底座上的螺絲轉進去,然後直接立在底座彎竿上,很好,有個樣子了!雙手已經滿是潤滑油的氣味;再來是立竿上面的扶手把,前面是儀表版彎竿,後面是扶手把,興沖沖地把儀表彎竿鎖上立竿,左右各鎖好,才發現應該把扶手把套上彎竿…,只好打開再來一次,轉好之後要把儀表儀器裝上去,卻發現角度不對,噢!反了,只好再打開、再來一次,還好這次螺絲轉到一半就發現,不是光整個彎竿轉過來就能鎖上,扶手要轉向。

在這一連串和說明書不完全相同的轉螺絲過程的某些步驟裡我發現那一袋東西有圓圈空心鐵片,一開始的反應是:我又漏掉了!這應該直接卡在螺絲和機體中間!繼而一想,那不一定是需要的,只有在螺絲和機體沒辦法完全、直接密合的時候,權宜的參考工具之一。

螺絲在標準化作業中真是很奇妙的小東西,說不定我該好好研究一下螺絲這個東西的完整製作,可以寫一部有著這方面職業專長的人物主角的小說,就像很多歐美翻譯小說一樣;我們常常說『每個人都是社會裡的一顆小螺絲釘』,但我們真的了解螺絲是甚麼嗎?

台灣的製造業至今仍是產業大宗,決定經濟成長的主要關鍵,螺絲這樣製程中的原料細節加工製作,一直都具有重要地位,對於台灣的螺絲產業,我也有著些微印象,似乎是…很重要、頗優秀的一部分。

就像小時候搬運熱水器、瓦斯爐、燈飾、廚具長大的過程一樣,這些藍領的身體勞動內涵,在書寫後構成了某種浪漫情懷。

習慣

人是習慣的動物,可以這樣說嗎?

做便當、帶便當已經半年多了,大概一直到上個月都還會有主動的讚美,然後現在,好像只有我自己還很享受每天的便當了,雖然至少我自己還很樂在其中-每天中午吃著便當的時候都覺得很好吃、很美味,實在是不錯的事,不過強化的誘因似乎是被抽掉了。:P

好像小時候家裡媽媽照顧得太好的小孩,會覺得泡麵是絕世美味一樣的意思吧!

今天午餐是涼麵,辦公室的冷氣非常冷,早上從家裡的冰箱拿出來的便當,到辦公室不必冰,中午吃起來的溫度就還挺剛好的;這次的涼麵,麵條之外還有削紅蘿蔔片(擔心這禮拜煮不完所以削非常多)、水煮豬肉絲、很多的蔥花、切得蠻細碎的燙空心菜,醬料是香油、醬油、醬油膏、一點點的辣椒醬,和和和、拌拌拌、攪攪攪,麵煮熟了過冷水,撈起來放進醬和料裡,攪攪攪…。

很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