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假的影響

本來上週訂了週一兩家店共三個蛋糕要請辦公室同事;不是當天,可以裝低調,以及趁著機會感謝大家一個月前的祝福;結果颱風假!

週二中午去兩家蛋糕店拿了蛋糕,提拉米蘇真是便宜又好吃,然後那個Black呢,我不得不說,有點太甜膩了,還好就是本來就當作見識一下很貴的蛋糕這樣,結論是包裝果然佔很大因素。

結果就是,下午四點吃了一塊提拉米蘇、一塊芒果提拉米蘇、一塊Black的榛果巧克力(據說Black比較有名的稱號是黃湘怡),五點三刻才吞完最後一口,整個太飽。

容我跳躍一下,約三點半的時候收到一大束花,不能吃,所以我一向對花束好感度不高,不過還真的嚐到了那種虛榮的喜悅感;也因此下班要去吃晚餐時,提著沒吃完的蛋糕要去妹工作的店吃晚餐,還加上一大束花,我可不想再搭因捷運工程的關係明明站名是路口,卻離路口還得走一大段路,還得再轉捷運;投靠了小黃。

(重看上一段,是跳躍,不是炫耀,哈哈!真是巧合的故意的巧合…真的是巧合= =)

再跳躍一下。由於週一放假的關係,週二一到辦公室,堆積待辦的事項,讓整個早上有點地獄啊!

好的,颱風假的影響就是,晚上要吃大餐耶!馬的,吃不下…。

真的吃不下嗎?太小看我了!雖然吃得不多、也因此兩個人只點了一份餐加零星單點,不過顯然說甜點的胃跟正餐的胃不同是有道理的,雖然我順序反過來了,七點多吃晚餐,入口的食物還挺開胃,太過甜膩導致血糖飆高的飽足感反而略有沖淡…。

其實我很想說說生日這件事有太多很表面浮淺的社交語言意義,令人感到蠻厭煩的,認識的不認識的,認識久的剛認識擦身而過知道消息的,都湊上來說聲生日快樂,然後你就得笑臉迎人地說謝謝,欸,這大概跟結婚這件事也有點像。哈哈!我的存在或我做了什麼事,我是否喜悅,我自己知道,路人甲乙丙丁,可以省省你的客套,我說不定會更感激。:P

好的,附上一張搞笑照,名為:吃花。哈哈~

繼續閱讀 “颱風假的影響"

廣告

未來才會愛她

颱風之後的公路,能見度只有200公尺,雨得發霧,濕濕水水的世界,在小箱子裡逃過那個世界,向前移動著。

颱風又在花蓮附近登陸,這回我在有cable的地方渡過颱風,而且沒有寬頻網路,所以開著電視,這台那台地繞著,看了很多令人想吐的新聞,也看了一些花蓮;其實電視上的花蓮地區,除了觀光風情之外,這種災害現象的報導比例也是不高,因為台灣世界的中心不在那兒,花蓮太邊陲了。

在花蓮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以後才會愛她。

那時我會跟人說,這是我的生活,你們的觀光,所以我對她的觀感,較為中性;所謂的每天都在度假嗎?每天都是非日常,其實是做不到的。

我現在愛花蓮嗎?

還蠻想念倒是真的,路總是很大條,視野很寬廣,還有那段日子經常坐火車,看著窗外的景物退逝,完全地陶醉在自我的情調感當中。然後回頭想想現在的生活,這種在行進中看著窗外的景物退去的機會,非常的少啊!

回到標題,這「未來才會愛她」的感覺其實有違我享受當下的人生觀,但就是會有眼前沒有辦法接受的,你明明知道不是她的關係,卻也只能耐著性子面對,卻也不是正面面對。

我的學者夢

標題是完全模仿「我的xx夢」,但我也忘了出自何處了。

有好些書是讀到一半沒有讀完且會一直掛心的《槍砲、病菌與鋼鐵》是其中一本,(大概跟最近讀《為什麼不殺光》有關,屬性頗近。)上週末翻書,很隨性地從書中夾的紙片處開始讀,大概第十一、二章的地方;翻翻扉頁,鉛筆寫著「2002.3.[名]」六年前啊…,其實會印象深刻也與此有關,讀著讀著,我的學者夢又再度浮現,回憶。

學者夢,而且是人類學家,社會人類學一些的;在人類社會裡,尺度拉得廣一點。

但研究所時期也沒有好好唸書,跌跌撞撞畢了業,雖然學者夢沒有完全熄滅,但也不曉得有沒有實現的可能。研究所同學有兩位現正就讀博士班,一位在澳洲唸政治,一位在台灣師大唸地理學,落差好像有點大,不過都教我羨慕,雖然到這上下,進修都不進修了,純消費、唸爽的…總是這樣說。

不過這次能不能把這兩本書都讀完還很難說,哈哈!多把英文唸好比較實際。:P

理所當然

面對每一個不同的人,應該有不同的應對方式,是吧!

即使想細心留意對方的反應,去歸納下回的互動該怎樣會更容易達成目的,但有些最根本的理所當然該如何、可以如何;很久前就覺得自己不夠理所當然,會有些小心翼翼,但這又是每件事情都這樣的嗎?倒也不是,每一個人也不是每一件事都理所當然,或者小心翼翼,遇到什麼人、怎樣的互動、什麼事件、拿什麼準則,變數很多。

米契爾以為我很精明,不會容易被欺負的那種。

或許我自以為將姿態放低以利於事情進行順利,也要這低姿態如有吃暗虧之處可以真的不影響心情,才有價值,否則全都只是自以為可以使事情順利而放低姿態,甚至帶點委屈,卻不曉得一點幫助都沒有,反倒給自己帶來負面情緒吧!

有些人遇到對方退讓,也會願意退讓,有些人則不是,又或許說呢,一樣的退讓,用怎樣的措辭交鋒往來,也會有不同結果;而另外有一種人則會軟土深掘,見你退讓,便是步步逼近、毫不留情,(自以為)得理而不饒人。

這些事都說來簡單,但還需要多加磨練、鍛鍊。

年紀輕的時候當然會天真以為,我只要怎樣怎樣就好了,我對世界要求得不多,也該不會太過被虧待;但事情可不是這樣的,孩子,如果在溫暖的小房子裡安穩地、心想事成,也許有可能(而且可能性不高),無論如何,生存角力,每天都在發生,不要枉費每次事件了。

The Counterfeiters

The Counterfeiters
The Counterfeiters

相當好看的電影,不枉我把囧男孩向後移一個順位。但不免俗的還是要批評一下片名/片商,真以為來個「風暴」就會比較吸引人嗎?然後海報也不太優…看海報的時候覺得主角真醜。

之前弟提過曾經在網路上(逼—-)所以看過這部片子,我些微的印象因為與「風暴」二字的連結,以為是略俗氣的好萊塢式劇情片,弟說是二次大戰的故事,那時我正讀完《偷書賊》不久,對那樣的背景還頗熟悉,對主題產生點興趣;當天早上又看到有人提及,才確知是一部只有(剩)長春播放的電影,還有人說「比海角七號好看一百倍!」所以臨時決定讓囧男孩再等等(下週不至於下片吧),看完《偽鈔風暴》後知道它9/5就上映了,看樣子本週四很可能是最後一天院線。

其實導演說故事的方式很老練,配樂有煽情的效果,倒也不至於太過,可能主題較為沉重,或什麼什麼其他的原因(電影代理商不夠力?!)此片在台灣恐怕票房慘澹。

主角看起來滿不在乎、吊啷噹,但實際上為了同伴們細心奔走,不忍任何失去一人。觀片過程腦中縈繞著:Do you tough enough?

在那個人命草菅的時期,沒有尊嚴可言的生存顯得必要卻又諷刺,以及悽涼。

劇情中「政治意識形態的堅持」與「生存」所產生的衝突,真的讓我覺得伯格白目到一個機車的地步!為何主角那樣執著地擔保他的生存?雖然劇情中有交代,是對同伴的仁愛,但我想仍有那份對理想的不肯完全放棄,這種反骨者的存在(奇怪他怎能在那種環境氛圍中苟活到最後),雖然惹人討厭,卻又不可完全抹煞…。

而其他各式代表的人物性格也各有巧妙,一如有人對「海角七號」的感想評論一般,角色有某種程度的典型,是觀眾容易理解、進入狀況的重要因素。

從電影的前半段就有好些細微的手勢、神色的運用,捕捉得可以說是不多不少剛剛好,只是劇中人物數對近兩個小時的觀賞而言還是稍多,可以、值得多看幾次。

說得多得少

中秋節送禮,享受招手搭小黃的貴婦感(只是下車前一定要記得要收據報帳就是了XD),回來之後我照例很聒噪地分享給同事,譬如說哪個單位的辦公室比較漂亮啦、人好不好啦、提到了哪些事啦~

一開始還會有同事問:『那聊得怎樣?』

小主管就代答了:『她跟誰都能聊得很開心吧!』

噗~確實是這樣沒錯…。

有時候會對自己這種天性感到不自在,就是說得太多的時候呀!有時候跟一個感覺沒有很熟或初識不久的人,就會說出很私密的事情,雖然在說的時候腦筋會轉一下想著:說這個好嗎?但通常想到這個點的時候,要柪到別的話題已經有點不自然了,不過有時候還是做得到啦!

新朋友會有這種情況,常會搞得自己不自在,有時候甚至會蔓延到對方去,會有「這個人讓我不自在」的錯覺,但明明是自己的問題,總得好好謹守這件事根本的原因。

嗯,就是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