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預測的不理性

中文翻譯的書名其實是《誰說人是理性的!》顯然,翻譯得不錯,比直譯好多了。

昨天,晚上進食的時候開始讀,讀著讀著,讀到快一半(事後證明是錯覺)在昨天貼了一篇「好人企業or在商言商」之後,今天讀到p.107的小標「做形象,還是在商言商?」光是這種巧合就可以讓我非常開心。

生活中總是這樣,讀著這本書、看著那部電影,無意之間會發現連結,可能是間接的連結,也可能像這件事一樣,這麼直接的巧合;總會讓人有更多的體會。

書中提到此項目的重點在於「社會規範VS市場規範」,讀來有趣!結論也算與我相近,不要恣意耍弄自以為的社會規範手段,卻又在與自己利益切身相關時切回市場規範,則假面很容易被消費者或員工看穿,且容易適得其反。雖然昨天在貼過「好人企業or在商言商」的同時以及之後,我不免思考著的,是所謂「媒體良心」、「媒體社會責任」等道德層面,雖然可以說,社會大眾要什麼,所以餵養他們什麼,好像這樣可以卸責,但是媒體真的可與一般商品並論嗎?這個點無法說得死透定論。

回到前面,為什麼「讀到快一半」是錯覺?因為它是精裝書(軟精裝,很少見地讓我不怎反感),當你翻閱前面的部份閱讀,我又總是把書放在桌面邊吃東西邊看(通常越新、越寶貝的書,越會注意書和食物的距離)因為後面還沒翻到,但拿在手上的部分已經不少(因為封面很厚),會有「已經讀了很多了啊」的錯覺,後來確認大概讀了約近三分之一。
誰說人是理性的!的圖像

這本書讓我想到兩個月前讀的《經濟自然學》,但那兩個月打開那書讀了兩天,也讀得很快(說著正好從書架抽出確認)大概讀了四分之一,但卻再也提不起勁讀完。

讓我聯想在一起最主要的點是,兩本都在蠻前面的篇幅舉了「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韀,南市買轡頭,北市買長鞭」(出自木蘭辭,不過文意本來與經濟學成本效益無關就是了,只是要說積極準備出征行頭而已)的例子,問你在花50元的情況下願不願意走到較遠的商店可以省15元,跟花五百元,願不願意到較遠的地方買,可以省15元。主要都是在說,這種模糊之處,人們常常無法分辨,不過《誰說人是理性的!》比較有提到我心中反駁的顧慮--購買較貴商品時,你會比較想要「省麻煩」,因為會有其他考量。

相較之下,或許是《誰說人是理性的!》有「新歡感」,就是比較喜歡《誰說人是理性的》。
經濟自然�的圖像

這兩本書排版不一樣,《誰》橫式、《經》直式;而《經》的作者書中提到的案例多為「課堂上學生作業整理後」,讓人覺得這個作者真省事,甚至一點點受騙的感覺,《誰》則是作者一次又一次的實驗,甚至是許多正式申請到研究經費的社會學研究內容的「普通話」描述(相對於學術報告),感覺有誠意得多。

《誰》在許多分類與推廣當中都被歸納到行銷學、消費者行為,但截至目前為止,有許多段落可落實到生活裡消費行為以外的部份,人際關係等等,範圍廣闊得多,確實是討論著人類行為的理性與不理性,而消費行為雖為其中重要的一環,卻不是唯一關注的焦點。

書很好看,但是還沒讀完,或且讀完之後還有不說個痛快不可的欲望,再試行增補,或者另寫一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