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子的鬼臉

「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是一部很棒的電影,看完之後不只餘韻而已。

雖然在初看完院線時的討論,和電影版的人有點小爭議(哈),不過這也反映出大家對這部電影的投入程度--到了足以引發爭議的地步。爭議在於,松子這樣的人究竟是否合理?呃,也不完全是這樣說,事實上我覺得合理,一如『可以理解但不能接受』,我知道、相信會有這樣的人、這樣地生存著,但是我卻極為抗拒排斥自己成為這樣的人,甚至與這樣的人維持長久的交誼(說來殘忍)。比較簡單、淺顯易懂(好像也不一定)的比喻是:有點偏激卻想表現開放態度的異性戀男對同性戀男的觀點。

因為那個關係,我也反覆思考對他人同情體諒一事,或許是日本文化的同質性,我總是想到事後證明相關程度並不高的《人造衛星情人》裡的妙妙,妙妙生長環境優渥,自己也肯為自己的未來努力、付出,夠堅毅,但沒有受過什麼大挫折或逆境,只是因此少了心裡溫柔溫暖的部分,無法完美演奏出帶有感情的樂曲。我實在沒有立場用妙妙來自我投射,我的生長過程既不優渥也稱不上順利,只是想不到在度過難關之後的心腸會變得硬冷:是你太軟弱、不夠努力,而這部分倒是跟妙妙(村上春樹簡單形容妙妙的這個部分)如出一轍,雖然立基的背景幾無相似之處。

memories-of-matsuko

松子的鬼臉在右上角

松子因為從小無法達到父親的期望,嚴肅的父親總是板著臉忽略她,唯一可以吸引父親注意、讓父親臉部肌肉可以牽動的,就是「鬥雞眼+嘟嘴」這種鬼臉。

e69dbee5ad90

我的鬼臉照也不少…

(我有想要放自己的照片,真的)

很有誠意地來補上照片了!(1110凌晨)照相扮鬼臉,在以後看照片的時候,真的會看得很開心。

makefaces2 makefaces

大概研究所時期開始,「染」上照相扮鬼臉的毛病,不過那時是為了好玩、拍照不呆板等因素;後來、最近,日常的時候,實在笑不出來,又不想板著臉。

扭動臉部肌肉的時候,就想到了松子…

嗯,最近。人生啊~~~~

XD

廣告

松子的鬼臉 有 “ 2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