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在那裡

21歲的時候,學妹過世,那時候想了很多很多死亡的事情。

雖然國小高年級、國中時候,親戚裡也有長輩過世,而且還算親,但那個年齡對死亡的感受或說衝擊,比較懵懂。

21歲那年學妹過世,學妹過世以前我們非常親密地廝混了一年多;大學時代的親密就是很青春那種,我有妳租屋套房的鑰匙,妳也有我的(但我們住得並不近)。徹夜玩耍之後在清晨微光中,為著一些現在不是記得很清楚的哀傷相擁。

很親密的情感在瞬間得知她再也不存在在我存在的世界。

我花了不小的力氣去思考去渡過,最後我竟有一種在旁人看來也許是十分冷酷的結論,我的結論是…

我們每個人都存在在自己的感知裡,因此所有的其他人的存在,如果你沒有走向前去告訴他,你的想法、你的感受,那麼,誰說人不是孤島。或者說你和他之間是孤絕的,即使你心裡牽掛著,甚至對方心裡也有所牽掛,但對彼此來說的差別並不大。

怎麼又說得這麼不清楚,具體一點說,後來我設想著她到另一個我所無法觸及、聯繫的世界,但仍過得十分快樂美好,就好像後來看到的科幻小說、電影裡講的「平行宇宙」的一種,她再那個我感知不到的另一個世界很好地活著,有時候我會夢見她,更豐腴了而且很快樂,甚至清楚知道[我正在夢見,而我醒來的時候是見不到她的]。

無論如何,在生的執念或說在這個我們的世界裡的自以為,總是以為「就是會生存下來的」因此那些以後可以再說、梗在彼此之間的話語或微妙感受,變成一個又一個欲言又止的遺憾。

但是遺憾又能怎麼辦?『再來一次,還是會這樣的。』今天離開辦公室晚了,提到最近的事,安卡姐說了那樣一句話,我說,是啊!性格如此、互動如此,緣份就只能是這樣。無論是付出不夠,或是感情親密,只要是再也見不到,就令人椎心地苦痛,所以並沒有差別。

在所有來得及的時候說或做該做的事,雖然這樣的話會顯得有點衝動或急躁,不過隨著歲月增長,取得內斂與足夠行動力的平衡,還是可以慢慢培養起來的,至少我是這樣安慰自己。因為把生命花在後悔上面是非常浪費的事。

現在《愛在瘟疫蔓延時》終於讀到最後部份,第六章,女主角和結婚、一起生活了五十多年的第二男主角之間,結束在這位第二男主角的死亡,然後馬奎斯描述親密伴侶不適應另一半不在的一些些細節,我想到前兩年讀過很愛的《奇想之年》。

每個人都活在自己的軀殼皮囊裡看世界,這感知,便是如此。所以我想、我覺得,

又亂寫散了去,就說到這裡吧。

PS:今天終於把小折搬下樓騎了二十分鐘又搬上樓,值得記錄一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