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必稱神,以及一些流水帳

首先,還是講一點流水帳好了。

舊曆年前最後一天上班,早上行政部門就跟大家宣布,今天四點就可以下班!大家提早進入過年的假期感。中午同事們相揪去吃飯,卻因為臨時發起沒有訂位,繞走了好一陣才走進松江路上那家泰式料理,雖然不是說非常難吃,但以那樣的價位,實在不太值得;不過要緊的是大家聚在一起,還是吃喝得開心。

舊曆年的氣氛和新曆年感覺很不一樣,就連在msn上收到的過年恭喜都少得很多;倒是聽到看到不少人說,春節期間會陷入「失聯」的狀態--可能在趕路、也可能是收訊不良或無法上網路(或上網不方便)。

相較之下,新曆年較是純粹的自己的假期,舊曆春節則是和家人相聚的假期。

四點離開辦公室之後,搭280到士林站(這次走到民權松江路口,這樣就只要一段票),然後轉公車到外雙溪,走上圖書館竟然…果然圖書館沒開,找到還書箱,翻翻書裡有沒有不該出現的,把書丟進去。

才坐公車回內湖。

這才要說,言必稱神,其實是一本還蠻難嚼的書,《笛卡兒談談方法》竟然讀了十三個月,主要是不肯放棄--不過薄薄一本,大概可以說,好看的都在前半部看完了。

笛卡兒談談方法的圖像

大概就是不能接受後來一方面聲稱著自己理性思維,一方面又圍繞著神造的原初打轉,無論作者本身對神的信服到如何程度,如何說服自己並存的情況一如其所書寫,宇宙的初發…

或許是時代之故,這個時代的我們不怕因為質疑神的存在而遭火刑,我們可以大膽地傲慢地質疑神的存在,甚至對於言必稱神感到難以忍受(對書中提及的部分)。

就像電影「地球停止轉動」一樣,數十年後翻拍,能看的只剩帥帥的卡司了;雖然我們不能說昨非今是(啥?),今天的觀念導正以前的錯誤甚麼的(你哪來這麼多信心肯定今天論證的是真的呢?)但確實因為這種違和感anachronism,真要欣賞只能以另一種角度去檢視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