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分

身分的圖像

這是一本很好看的故事,書。雖然看到最後,我對「不列顛人」以及「淫亂派對」的情節疑惑不已,但念在書的前九成情節合理的份上,就當作是收了個奇幻的尾吧!

讀這書的時候深深感到他兼具情節和深度,書中有許多令人很想引用的句子,在anobii裡這本書的讀書心得,都是節錄書中的好句子,還挺不少,諸如對「無聊」這件事的解釋,或者…一些其他。

我印象比較深刻的兩個點。

其一:愛人不是那個樣子。

有一天會突然發現,所愛的人在交談以外,和別人應對的時候,或在一個你不在的情境時一個人發著呆,竟是一個你所無法辨識的模樣,好像是她,又好像不是。香黛兒對男友尚馬克說過,自己有兩種樣貌,一種是媚俗的,一種是嘲弄那樣的媚俗的,而這兩種樣貌是並存在她身上,她也這樣過得很好。

其二:喪子之後的人生。

香黛兒的兒子五歲過世之後,她開始慢慢地決定要追求自己的人生,遇見尚馬克之後天雷勾動地火,開始享受與男友同居、自給自足(收入是男友的五倍!)的生活;偶爾在幸福之餘,她會有很高興兒子過世了的感覺,雖然帶著很深的罪惡感,但眼前的幸福卻讓她真的如此慶幸。於是她想,是因為在有兒子的時候,對世界不得不懷抱有希望,因為孩子是生命的延續;而兒子過世之後,就不必有這樣的心理壓力--必須對世界懷抱未來感,可以很任性、自由地享受眼前的生活…

另外,男主角評論過那些嘴上停不了的婦女(嬸嬸、阿姨之類的),她們的人生無法承受沉默,因為沉默的時候,時間就緊緊壓迫到眼前,只有不停地說話的時候,時間可以在不知不覺中消失。

這本書還讓我想到另一位歐陸小說家卡爾維諾,這兩者有那麼一點共通點,但光就對米蘭昆德拉《生命終不能承受之輕》和這本《身分》就可以知道,至少在說故事的功力上,兩者有所差距。不過卡爾維諾的《給下一輪太平盛世的備忘錄》寫得極好,這是很難有人能出其右的。

還想到可同時具有深度與豐富好看的情節發展的小說,好像常常會是家族史這樣的型態,因為我腦中浮現了約翰伊爾文(John Irving)的《新罕布夏旅館》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東方的家族史反而令我難以下嚥,這是所謂歐美文化霸權的影響嗎?

嗯…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