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館的書是看不完的,很好。

就寫一篇這個吧!它讓我有安全感(後來發現用「安全感」形容,十分模糊且不精確)。花了50原重辦了一張台北市圖的借書證,市圖借書證,我想是找不到了;縣圖借書證則應在前兩年還有使用過(但線圖的書量與品質,說真的,都沒有市圖好);再加上大學校友證,感覺很好。

讀米蘭昆德拉的小說,總是令人讚嘆。Milan Kundera

對座的孩子,高中生。國三的話,我是他們兩倍有餘的年齡,而高三,則不到兩倍了。而且在某個歲數以前的意識,其實不是這麼分明的(事實上,所有過去的意識,經常是模糊曖昧而一再被重塑的)撇去括號裡的但書不論,那種「年齡的幾倍」就不太有它的意義了,因為必須扣除那不知道該扣掉幾年的童稚期。

一樣是描寫性愛,米蘭昆德拉筆下,就和日式如村上春樹,有很大的不同。當然,我無法得知,是否因翻譯後,及其之前語文的語法…。

回到圖書館,回到越懶是,好像成為我人生裡很重要的一種,嗯,可以稱作儀式嗎?

在不愛被約束又沒有足夠自制力的人來說,有很多天使的地方(參看電影「X情人」),圖書館,具有公約特性的保持沉默,又能隨心所欲,但又沒隨心所遇到可以隨意吃東西,或躺臥,或,如果不帶筆店的話–上網亂逛;於是,縱使年紀漸長,身處八成以上都是中學生的閱覽室,是有突兀感(而且會越來越突兀),但就是無法使我不這麼做。彷彿只有在這裡,我才能完好的面對我的自我,我自己,而不是,嗯…渙散於其他吸引我注意力但又只是徒然耗費時間、幾乎不會有累積的閒談或娛樂或睡覺或亂逛的事物。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