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了-六四天安門

也算是應景吧!

那年我12歲,國小六年級。王丹、柴玲、吾爾開希、天安門…後來吾爾開希變成一隻豬了,真是驚人。王丹的「沒有菸抽的日子」是我很喜歡清唱的歌,因為張雨生。


補上這段影片,也算回顧一下張雨生。

說真的,歷年的六四,我並沒有多麼響應,或多麼深的感慨,大抵在前五年、第十年,以及今年,比較有感覺。那種種政治的、自由的、人權的背景,都抵不過對死老百姓如我(某種程度說起來,我還算好一點的),名人、歌曲、電影所產生的印象。

上一次回顧這事件,是在電影「頤和園」裡,而那部電影也並非將主軸放在六四學運,而是在那樣喧喧鬧鬧的時代裡,那個各種感受也十分喧嘩的青春歲月中,所發生的事…電影拍得不錯,據說在大陸是禁播的。彌勒熊電影的介紹文,有很豐富的劇照可以看,文末還有「天安門事件簿」…)

這幾年來,大陸經濟慢慢跟世界要接軌了,龐大的消費力,連吉姆‧羅傑斯都要抱她大腿,人民物質生活好些,至少有錢人變多一點,也變更有錢,管他貧富差距,反正現在傳媒控制都還在手上,要怎樣樣板國家民族形象,都還不算難。

雖然網路時代同樣來臨,但傳播的便利、普及度仍遠不如傳統平面、廣播、人際控制;甚至就連在網路上,老大哥都還是使勁地盯著你(典故自《1984》)。

下班時在公車上聽mp3隨身碟的廣播,中廣的節目提到,台灣現任總統在當上總統前的歷年六四都有甚至是激烈的言論,當此一時彼一時;一早攤在公司桌上的其中一份報紙自由時報標題,想當然爾也拿此事做了文章。

人類的歷史如是這般,前陣子說道民國一百零六年要全面實施12年國教,網路上聊天板面就有人回了一句精闢之語「那時民國還存在嗎?」,嗯,對死老百姓們來說,存不存在沒有十分重要,日子過得去就行了,是嗎?不是嗎?

 
 
文章寫完沒多久,馬蹄耳同學(話說我連前同事都一律稱呼同學,應該很難分清楚哪些是我真的同學過的人,馬蹄耳同學是真的同學過的,目前為止最後一段學生生涯的同學)傳來他的評論文章:(我喜歡數據,引用數據部分,其他請自行點連。向他確認過了說:蘋果台灣網路版過期還能讀)

六四屆滿20周年,或許很多人還有記憶:電視畫面上的坦克壓境天安門,軍人屠殺學生的槍聲四起。六四到底死了多少人?其實就像台灣的二二八一樣,沒有確切的數據。但中國官方聲明天安門廣場沒有死任何一個學生。依海外中國民運團體的統計,根據三位總政人士以及三位已經移民美國且當時參與屠殺行動的軍官資料,六四屠殺總共死亡3萬1978人(含軍人);至1991年為止逮捕處決的人數有27萬5628人。當然,在六四平反前,這些數據不具任何可靠性。…

感想:謝謝馬蹄耳同學提供數據….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