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場

「昨天晚上狀況比較好了。」
『喔?』
「對啊,比較沒有咳嗽。」
『那他吃東西的狀況怎樣?他昨天睡得好不好?』
「就吃補給品,沒什麼差別,睡覺還算安穩。」
『嗯…』
「妳看這個手這樣她會有反應喔,會舉…」一邊說著一邊搬動病人的手腳。

不知道怎著,今年參加的喪禮比婚禮還要多。三場喪禮了,很努力地回想,一場婚禮。而三場當中,竟有兩位是父執輩,一位是祖。

有兩位在病榻前時就去探望,探望時,那種「不在場」的感覺讓我很不舒服,彷彿病榻上的人已經不是一個人,而早已遠離我們,全然無法溝通--是的,事實上是無法溝通的沒錯,無論他/她或醒或睡,是沒有辦法說話、發出言語與我們對談,然而身邊的人那樣恣意地搬動他/她的身體,為的還不見得是護理上的需求,很可能只是想「示範」一下,他/她手腳這樣可以動,那樣沒力氣之類。

怎麼回事???站在一旁的我總感到深深地悲哀與錯愕,你們這些人(類),連對小動物都可以好像他們會回話一樣地對話「唉呦,好乖喔!來來來,吃東西,哈哈哈,親我耶,不要咬襪子啦,好壞喔!跟你說你聽不懂嗎?」但是面對一個曾經與你對談說話的人類對象,能付出的關愛,卻只是好像他/她「不在場」一樣地戳刺或搬動嗎?我心裡總是很想拜託所有病榻前的大家,可以多多用「跟他/她對話」的方式講話,但人微言輕,我只是掉進跟病榻上的人相同的沉默境地,暗自希望我內心的對話,或許可以對話到他/她心理(似乎比「不在場」式的言談還愚蠢就是…)。

因而那些喪禮上,彷彿在世一般的喃語,都讓我的心底感到有些諷刺了….

如是這般,我的憤世嫉俗。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