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邪惡Cast of Shadows

More about 複製邪惡

書名取得很好,甚至書名的翻譯也翻譯得很好,封面更是吸引人,幾乎是我讀這本書的觸發原因(在誠品新書推薦架上看到、翻閱後印象深刻,後在網路書店閒晃時再看到,就買了)。

要說「硬體」上有甚麼不完美,大概就是書內的印刷上有些瑕疵,不過都是在閱讀了近半才看到,一些油墨出現在不該出現的地方,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剛好拿到印刷瑕疵本就是,基本上也不致妨礙閱讀,頂多是有點礙眼。

剛開始讀的時候,覺得作者寫得四平八穩、很有信心,也不急躁,很是知道自己要往哪裡去。

但是讀著讀著,不禁檢視「複製人合法」這個假設前提是否合理,不孕或有基因瑕疵的夫妻,寧願複製他人基因,也不願意領養小孩?即使是甚麼「由媽媽自己的身體懷著孩子」這種觀點,都不太能說服我;接受複製基因的胚胎,定然知道所養育的基因全然與自己無關…這…到底跟領養有甚麼不一樣(未婚懷孕少女經保密程序,分娩後即立即接受領養);因此這前提在我看來實在很難合理。

再者,實在看到太多相關感想提到「結局令人意外」,讓我在主角越來越走火入魔的時候(大約在中譯本第118頁起)開始懷疑,女兒根本就是他自己姦殺的,他複製的是自己的基因!自己小時候的模樣,他雖然至今長得儀表堂堂、具社會地位,但從他對這件事情的偏執,讓人覺得假使他哪天晚上姦殺了自己的女兒後失憶,還一直用奇怪的方式要追查兇手,都是有可能的了….

還有,在其中充滿許多化名與謊言、偵探的細節裡,拖車中被誤殺的偵探,在事件發生前,開槍者心中轉折的描述出現重大錯誤:因其中使用了許多「化名」,所以每個角色在「心中」描述的情境,應該妥切地使用他本身所認知的那個角色的那個名字,才合理、才完備;但作者在這一點的佈置上並沒有做到,那個人根本不可能知道醫生的本名才對,即使要說作者是以「超脫故事的全知敘述者」的角度而寫出他的本名,也顯示了這個故事不夠在每個情境中深入融合、圓融完整。

所以,我想,即使在小說家的世界裡,也是有著許多各種程度不一的人啊。但是在具有藝術領域的部份,好壞就沒有那麼絕對(或許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可以這麼說才對,沒有絕對的好壞的灰色地帶,並不僅存於所謂藝術領域),故事的娛樂性、起發性,就足以滿足人。

只是總仍有不同的尺規可以衡度優劣,因此我們得以張著嘴不停地說著談論著,彷彿自己真的懂得很多…

還沒讀完,基本上我還是希望我猜的結局是錯的。7/31

作者用了不少「狀聲」形容,而且是很有畫面的,譬如說,心中的骨牌已經推倒第一張連聲倒下,或者像是玻璃杯掉到地上的清脆聲音,或者…之類的,對於幫自己描述的內容配樂這件事,在書寫手法上,算是很特別的用法,頗具象,同時卻也有一種說不上來的低階感,好像看電影看到一半出現罐頭笑聲之類的…

以下*8/2*

很快的速度看完了。

閱讀前半段時,有因誤會作者而發出些負面評論,慎重思考後,維持給作者滿分的評價(只有四顆星的等級,沒有三點五之類的)。

結局…一如其他可見評論,很哀傷。

我反覆想著,為甚麼會有這種結果?為甚麼?看來是年輕的孩子在一種類似英雄感的氛圍中(即使是極惡的惡人,也是一種黑暗英雄態勢),把自己置入後,再也跳脫不開;因為書中出現的種種線索,顯示這個中心主軸者,除了較為殘暴的性偏好之外,並沒有明顯的殺人事實,作者甚至暗示,真正的連續殺人犯,應該是那位被長期懷疑的「燭台匠」。

到最後,連續殺人兇手到底是誰,已經模糊了。作者簡直是為了寫悲劇而寫悲劇。

這件事情告訴我們,小說(尤其是很愛鋪梗的懸疑小說)還是要讀完再寫感想比較好。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