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人與行銷人

之前,廣告系出身,行銷經驗豐富的kiki,常說我比較像「編輯人」,跟米歇爾同學比較像,「太老實了!」她說。

可以那樣說沒錯,是一種說法,也不能說不精確,但就是比較直觀一些,如果要深入分析些甚麼,還能說得更多一點。

有趣的是,在經過那段時間kiki的教導與訓練,以及我自己對行銷領域書籍的閱讀與思考。現在我竟也開始在心裡評斷別人「太過以編輯人的思維思考產品的行銷」。

編輯人對內容(Content)往往有一種十分自我陶醉其中的自信,對內容懷有熱情是好事,但再好的內容都得「行銷」出去,才能真正讓的價值發光發熱,熱情使人懷有原動力,卻也使人盲,盲於從「內容」本身出發,而非市場與消費者;事實上,這種情況也會出現在工程研發人員的身上,以此觀點,編輯人與工程研發人員,是站在相同出發點的。我也因此發現,工程人員心中的浪漫,與文學院的編輯人,是很容易契合的一點。

所以,我要岔開講另一件事情先。

工程人員與商學院的人有共通點是,十分看重數據,不過商學院的人比較擅長詮釋或說操弄數據。

商學院的人語文學院的人共通點是,以人為出發點,一般來說仍都覺得文學院的人比較老實、浪漫或不切實際。

文學院的人與工程人員如有共通點,一如前面提到,有一種工程人員,行有餘時便多方涉獵,在心裡懷抱著浪漫文人的夢想。

也不算岔得太遠,編輯人和行銷人依以上邏輯,可視為商學院與文學院的分別,但又與所學出身較無關連,畢竟是我在職場上的感想。文學院的人心底經常有一種孤傲的清高感,這種清高感會讓他們對於商業操弄與手法充滿不屑的鄙夷感,即使沒有這麼明顯與強烈,下意識地仍會因為對內容過度陶醉而膨脹的自信,而無法接受「必須以半哄半騙的方式,消費者才能在好像以為自己很清醒,但事實上是被影響、被引導之後而購買。」

為什麼我上一段最後一句要加括號?因為我想到我曾在部落格裡寫過一篇「我不想當大騙子」,藉此聲明我不想當「行銷人都是大騙子」那樣的人,但今天的我竟然大剌剌地寫出,我們要對消費者半哄半騙…

人如果無法盡可能合理化自己的言行,是會活在過大的衝突感中而焦躁不以的,因此。

行銷人都是大騙子,那樣的一本行銷書籍,著重的是「行銷騙術」,你不能說他錯,他可惡、他騙人,但他是純粹站在市場以及哄騙消費者的觀點,好像不管你的產品是甚麼,你把客人騙來買就對了,所以會引起反感。但如果你很推薦某樣產品,卻全然排斥絲毫行銷話術,事實上也只是一再獲得挫折感罷了。

(雖然以純行銷技術的觀點,真正厲害的行銷/業務,就是可以不管是甚麼東西都賣得出去,甚至連他的真誠是否為真,都能讓妳真假難辨)

我要說的是,如果已經對某樣產品十分具備熱情並且有信心,那麼,就開始去學習一些哄騙之術吧,畢竟,我真切地感到,有許多人對自己所需要的東西,不是真那麼一番兩瞪眼地清楚明白,不妨視為那確實是一種引介。(哈哈!頻頻為著「行銷是否是騙術」反覆解釋著,未免也太辛苦呀你。)

所以,我講完了。就,一起加油!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