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者

達賴喇嘛訪台,宗教不如政治色彩濃厚。

「天使與魔鬼」電影版裡面有一句台詞,讓我覺得「非常好!」但小說很厚,也有段時間以前讀的了,就沒翻出小說確認是否小說裡就這麼說。但印象中是的。

「信仰是一種天賦。」在主角被邀請來解決梵諦岡的危機事件,論及上帝、宗教、信仰之時。

前陣子讀完了《為什麼你信我不信》簡直有熱血沸騰的感覺!說是此書榮登我非小說類最愛寶座,目前此區的書籍應不滿五本。

More about 為什麼你信我不信

看完時正好是天露曙光的時候,除了上推特大讚好看之外,竟然是去亞馬遜找這本書的負面評價,大致是說有些東西講得太不深入了,所以不好看。

然後自己就沒有再寫讀書心得了,空有一堆零散的隨手筆記。

 

兜到這個主題是因為,書中令我印象深刻的一個點,是在同時測驗佛教徒與基督徒的腦波變化(想當然爾在禱告或靜坐時,不分宗教地,有相似的腦內運動情況),提到假使科學證明了神不存在,信仰者將如何應對。

書中說,達賴回應這個問題「苦笑,但會改變自己的想法。」

這本書另外一個點,就是我確認了我是個「不可知論者」(書中共定義三種信仰身分,有宗教信仰者、無神論者、不可知論者。Koala應該也算是標準的不可知論者,有回和他聊到這件事,他不曉得是對所有的信仰者抱持著叛逆性的觀點,或真的這麼認為:『世界上有一個不可知的秩序來源,但不是他們(信仰者)說的神。』

嗯,一直到打這篇文章,我又重新檢視了一次,根據者種說法,應該仍不是「不可知論者」,原本提出來說,是要揶揄他念咒念得還蠻起勁的。

不可知論者到底該怎樣定義呢,尊重這世界的某種不可知的規則,不認定是否真的有神?!又繞回來啦!Koala應該還是個不可知論者吧!

 

我的「青春期」大概從15歲一直到22歲左右才結束,我定義那段人生時間,是因為那段時候的自己真的處於某種程度的混亂當中,面臨著各種突如其來、或自找的匪夷所思境遇,不知道怎樣度過,繼續下去的人生是不是真的值得期待。

那時候的我,使用BBS個人板,板名我記得我用了「信仰時間」,因為那時的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該信仰甚麼,說穿了是寧願相信自己;而說信仰時間,則是期許未來的那終有一日,現下的種種困境都成為過去…。

所以我到底是不是一個信仰者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