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住你的舌頭

話說我有很多知性的知識是從小說裡讀來的,這也是我喜歡讀翻譯小說的主因;雖然語言經過一個翻譯轉折,但小說裡提及知性內容的部分,常是大量資料蒐集的結果,即使不是很完備、即使可能帶有主觀(這世界誰不主觀),至少至少是引起我對某一特定主題興趣的引子。

甚者,可能會有一種情況是「引用的引用」,無論小說中提到的是別人寫的小說或文獻,都可能引起我真的去搜尋、搜集、閱讀的動機,而引用的引用,是沒完沒了的。

很有趣,從一個線端,可能在心裡種下一個興趣的種子,何時發芽長葉並不確知,但一到機會,就枝繁葉茂地蔓延開來。

最近讀的兩本書是:

More about 開會開到死

這本書是辦公室的,是他很理所當然的位置,但原本以為是一本教條守則式的商業書籍想隨意翻翻就算,想不到這可是一本小說--沒錯啦!是一本商業小說,上次讀商業小說是《殺人本能》吧!驚悚的。好,別扯遠了,這本書講開會守則,說得很不錯,至少,用故事的型態帶,就讓人覺得有趣多了。(不過反正我這裡提到這本書主要也不是要說商業啊開會原則甚麼的)

書中提及要角威爾時,引用了一種病症,叫「瑞妥氏症」,我覺得有點眼熟,好像在哪裡看過一篇文章,說是這種病症常出現在青少年期的孩子,男性尤其多,是生理方面的因素(換句話說是吃藥可以治療的),導致患者常會在不恰當的時候說出不恰當的話,除了讓場面尷尬之外,還很有可能造成火爆的人際氣氛,因此患者的社會化情形很糟,若不治療或引導,很可能造成反社會性格或邊緣化…(最後一句是我自己推測的)。

於是我想,非得控制自己「咬住自己的舌頭以免在不適當的時候說出令人尷尬的話噢。」這算是一種病嗎?我似乎是社會化得很徹底的人,但說出令人尷尬的話,也常是我的毛病。

咬住你的舌頭,不要說,人家會尷尬的、會破壞氣氛的…,可是真的很奇怪,有時候確實是「大家都知道不適合說出來」但有時候也很可能是「別人根本沒有想到」,雖然年輕氣盛的孩子特別會以為是後者,然後興沖沖想拔頭籌似地拉不住自己的舌頭哇啦哇啦~~

可是,年紀大了點,真的就知道,你要等著、看著局勢演變,不要把自己的頭伸到斷頭台下讓人砍哪…

只是心中那些聒噪鼓動的,甚至可能真的是洞見的,要如何釐清自己的舉措呢?消極地,會有點朝著掃門前雪的方向去。

老實說,有時候「當場講出來討論」的效率確實是最高的,但大部分的成人世界經不起這種衝擊,嗯,怎麼說,沒有台階,沒有臉皮。於是總要迂迴千轉,然後來個燈火闌珊哪。

 

另一本引起聯想的書是

More about 石像怪獸

書中提及精神分裂症,並曾說明病人初次發病常在青春期。(這本書還蠻好看的,他的點絕對不止精神分裂症而已,燒燙傷的描寫和《神曲》、中古世紀宗教史都足可見作者做的功課有多認真)

所以我想,青春期到底被定義了多少精神疾病?那是不是簡單說只要青春期沒能安好度過的,其實都有(過)精神疾病史呢?

人類社會如此定義而規範出「正常社會樣貌」的行為,嘿,有種黑色幽默在裡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