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於喧囂的…

今天在捷運上的時候,想到那本小說寫的,工作於人生。

《過於喧囂的孤獨》雖然書名煽情了點,書中寫的是一位廢紙回收員的生涯,在那無止無盡的各式廢紙中,老鼠、垃圾、氣味、上司的辱罵…

最近讀完《戰廢品》是一本戰俘小說,作者是一位中國出生,但幾乎就都在美國生活的學者;小說讀了兩週,說不上特好看或特難看,基本上是好讀愉快的,但提不起勁一口氣讀完,或許也是好事。

小說寫的Torture(刑求)、戰爭的血腥暴力,或生活的困苦,並不深刻(這也是讀起來不會有太強烈的不愉快感的原因之一吧),相較於《項塔蘭》真正所謂「不忍卒睹」的受難人生,可以說是高下立判。甚至,《戰廢品》讀完後,作者馬上就告訴讀者,內容全屬虛構,細節則是參照…(下列書單)完全學者「風範」,令人忍不住想像這幾近學術研究的小說書寫過程,雖然說,當然的,情節的安排仍需下些工夫,但總覺那小說的藝術性就是給削弱了。

戰爭中,為了在最惡劣的環境下生存,並且堅定生存的正確性,意識形態是極為重要的,非得有堅忍的、接近宗教式狂熱的專注,才能造就在那樣環境下得以生存的意志力,而《戰廢品》中,作者太具自我意識,因而顯得合理性降低。

一如書中曾提到,在戰爭中「人只是數字」進攻、防守,傷亡、攻下城池,人不是值得尊重的獨立的個體,只是數字。我聯想到商場上常常被比喻為戰場的慣例中,這種「數據性」的存在,應該是很大的共通點吧!

 

我今年的職業生涯十分動盪而顛沛流離,總是跟朋友這麼訴說著,說不清的細節,也弄得我自己很煩躁(其實不是說不清,真的要說,也不過就一條條理出來說明了就是,但就是不想說吧)。

最近喜歡看的影集有30ROCK, Lie to me, Warehouse13, Fringe,裡面沒有一部的「工作」是辦公室事務性質的,我喜歡看的影集反映出我趨向、希望自己的人生是怎麼樣子的,是吧!但畢竟這世界上…嗯,應該說,人是對於非屬自己生活中例行的事務特別有興趣,也才能特別具有「娛樂性」。

不然呢,想想也還蠻喜歡的「辛普森家庭」和「我們這一家」好了,甚至是「櫻桃小丸子」(咦?怎麼都是卡通?)就很生活化啊!也同時具有娛樂效果不是?umm….

好,算了,回到開頭說的「過於喧囂的…」,是說在捷運上思考起這一路來的職涯與生活,每日每日,在生活裡汲汲營營地工作,最後可以為自己留下些甚麼?除了那冠冕堂皇地「為社會貢獻一份心力」以及最實質的「餬口飯吃」,到底、到底,埋首工作的轉身瞬間,我,在哪裡?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