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難者的傲慢

這主題浮在腦海中一段時日,但心思總是渙散,不覺得隨意思及的內容足以構成文章,或者甚麼、甚麼的,總之延宕著。

另一方面,部落格文章做為純文字張貼,我竟會有一種「對不起閱讀者」的心理壓力,但說,假使影音刺激是豐富的必然,或是加分,另一方面,也是文字本身的關注度及厚實度不足。那些純粹思慮的自語,沒有引用連結、沒有影音輔佐,存在的當然性變得好低。

苦難者的傲慢。當我們的人生裡出現過些需要緊繃著自己方能克服度過的…(在此稱它做)「苦難」,度過之後,好像自己浴火重生,好像有了盔甲;對某些人來說,它會增加同理心,對另一些人而言,它會變成一種傲慢。

會因曾經受過苦難而生傲慢者,自信心特別薄弱,非得用傲慢來武裝自己不可。

(寫這傲慢同時,想到另一個方向的傲慢,溫室花朵的、貴族的傲慢,也就是兩個月半前水災時,緊抓著CNN記者麥克風申訴似地說:「是『他們』不肯撤離…」的那位先生)

會再度想到這個主題,主要跟傲慢有關。見識廣博者的傲慢?!那個才氣縱橫的人類學老師,帶我們在屏東跑田野時,曾對著某條未經整治的水溝說到「如果在法國他們就不會這樣。」我對這件事印象頗深是因為那事後,和同學有聊到對老師這種憤世嫉俗式的評論有些訝異,我們都以為做為一位人類學家,這種價值判斷(那語氣中是帶有的)應該是不會出現才對。

如果我也能有機會旅居在各種不同文化的生活環境裡,再回頭和大部分在固定的圈圈裡安定生活的人們交談,我會不會露出那樣的傲慢呢?有很大的可能是會的。

嗯。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