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仁慈,不厚道

面對我妹的時候,我確實覺得自己如此。

但這種事只有我自己能說,或說,只有我認同的如我妹這樣的人,如果她有思考到這個點,她可以這麼說我;但她是個如此敦厚的好孩子,怎麼會這樣指責我呢?所以說穿了,我還是「國王的耳朵是驢子的耳朵」(比喻好像錯了)嗯,應該說,所以說穿了我還是「國王的新衣」(都是國王就對了)。

剛剛在弄便當的時候想到,那個我不投緣的老板S.K,當初面試的時候,我就曾大剌剌不給他台階下,是吧!記得他問過:『你認為教育是XXXX,或XXXX?』很顯然後者是開放式思維,我竟然很白目地說:「如果我要說一個迎合你的答案,我當然會選後者,雖然我認同的確實也是後者。」當時不覺得怎樣,甚至很久以後都不覺得怎樣。剛剛才仔細反省,我那樣說,稍稍敏感又聰明一點的人,心裡就會覺得自己被嘲笑了,被嘲笑愚蠢或笨蛋之類。

對我而言,我也仍只是在逞一個很沒意義的小聰明口舌之快罷了,甚至可以說是有點惡劣的;一如我常說,小時候常看到的畫滿整面道教廟宇的地獄圖,我會是那款被拔舌頭的,絕對是!所以S.K要是對我潛意識或有意識地懷抱敵意,是一點也不會意外的,不是嗎?

前幾週,S.K的特助T跟我們一起吃午餐,一方面是想安撫我們,因為當時,大家還在S.K弄走某同事的震驚與反感裡;餐間免不了一陣閒聊,我問了不少T個人的、成長的事,一桌四人也聊到不少各自的背景,其中T坎坷而堅強的成長與人生,算是給大家一個忝於稱自己有多辛苦的指標代表-如果T都熬過來了,我們這點挫折算甚麼。

T和我家庭背景有相似之處,就是姐妹極多,為了生出個兒子,她更是多過我近兩倍,雖然在她那年代更常見,但她付出的努力也絕對在我之上,畢竟她的環境比我還惡劣。於此,我提到,成長過程中,父母總索討似的,在教養我們的時候對我們算計,為了我們,他們犧牲了多少自己,而這,每每我在內心裡就會引起我的憤恨不平,想著[如果這樣,為何當初要生下我們?]T聽到我這麼說,她說:『噢!我倒是不會這樣,我會覺得,爸媽很辛苦,自己要努力減輕爸媽的負擔,不過比較聰明的人就會那樣想沒錯,我有姐姐也會這樣反應。』雖然還是不忘給我台階下,但仍說得我有點尷尬,不免辯解似的說:「對父母的感恩還是有的,只是非常反感那種被索討的不甘願感。」

小妹就是和T一樣的性格,類似的,對於父母辛勞的付出,比我有更多諒解而非批判,這付出與回饋之間,和甫分娩後,母親就在產檯上哭泣只因為生的是女兒,不成比例-家裡的資源和看重是這麼傾斜,但卻能教養出懷抱著敦厚仁慈心腸的女兒們,慚愧地,至今日我反省到此,我知道,我不是。

甚者,今天在聽到妹提及昨日家庭聚餐前我沒參與到的吵架插曲,她的角度和觀點,令我十分慚愧,這溫柔敦厚,並不僅止於對父母的感恩,更能延伸至對手足的包容,這點,甚至連我們的母親都沒辦法做到。

或許懷抱著批判的角度和眼光,確實能讓心思保持淨明和挑戰性,但同時,一體兩面是,不能兼具地具備有仁慈與敦厚的心腸;我甚至不知道而今我有此自覺後,是否能適當地,放下那份憤世嫉俗,更柔軟一點…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