膺品說話

前一天中午和朋友吃飯,席間聊談到好多好多。有時候想著走到這時的人生,每個人是怎樣的背景真的難說,但在相同或相類的生活環境下,對人生的體悟確實也是有神似面貌;因著這樣的共通共鳴,感到愉快。

只是若談到背景,我心裡總是擺脫不去「自己是個膺品」這樣的感覺:沒錯我喜歡閱讀、沒錯我熱衷書寫,但說到頭來,比較恰當的比喻,我仍是個草莽之出。

大學之後認識許多能人異士,考試優異、得獎、獎學金之類的事情,對他們就像吃飯喝水一樣簡單自然,對我呢?則是資質不足又努力不夠,眼巴巴地欣羨著,最終也多只是欣羨。

回來之後繼續讀著《門口的野蠻人》、《槍砲、病菌與鋼鐵》,及新入手的《巨流河》,想著自己的膺品感,這世界偌大寬廣衡亙的各式生活文化(這是中性說法,換個角度說是世襲度極高的社會階級)。

總而言之,假文青心裡早被這種膺品感一次次潮來潮去地淹沒又退去,這回趁著時候,便隨手記錄一番。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