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階段都是不同的人生

搬家的時候,就是你檢視你這輩子「所有的家當」的時候。
 
 

兩年前我慢慢搬到內湖,由於內湖是租屋,且也計畫不久將來即會「撤退」,完全的「暫時感」;於是我們挑選了租金和空間的C/P值最高的--三十多年的老舊公寓頂樓加上頂樓加蓋,共三十坪空間。

第一年,他的物品全部堆在家蓋頂樓的「客廳」正中央區塊,沒有整理,一直過了一年,才弄了架子,也沒拆箱,全部堆到架上,至少被當作客廳的空間有空出來,不過我們還是沒當它是客廳就是。

對我們來說,那完全是個宿舍型態。有睡房、電腦室、雜物房(這啥?簡單說是他放衣服和其他日常用品的房間,但又不是睡覺的房間)、廚房、客廳(後來拉了透明簾子把廚房和客廳隔開,「客廳」擺了晾衣架和除濕機,以及他的所有其他的物品)。

使用最密集的是兩坪左右的電腦室,我和他的電腦方向呈L型背對背坐,睡覺以外的時間我們都在電腦房裡,各自用電腦,或講話。每每覺得好笑--其實所需的生活空間只要這麼小。
 
 
 
我發現我每次想說一件事,就會囉囉唆唆把「背景」交代一大堆,然後事件就變得很冗長…

(常在終於要講到重點的時候,那種迫切想說的心情已幾消磨殆盡,真是尷尬)

由於內湖住的是頂樓,房屋老舊、家具全都沿用房東說「如果你們不用可以直接請清潔隊收走」的東西,包括餐桌、瓦斯爐、抽油煙機、梳妝台、床邊櫃等等。那兩年總是有親友說要來拜訪我們,我們總連連推拒,因為沒有地方招待客人呀。

言歸正傳,因為一、住在頂樓,二、只是暫住,所以我數百上千本的「藏書」全都留在新莊沒有搬出來。也所以這次搬家看似都是他的東西,而我「隱藏版」的家當則是慢慢浮現。

(終於要說到重點)

今天算是整理了第一批,主要以文件雜物為主,老實說,也是我最怕的,因為這種東西總是漫不著邊際、毫無意識地就堆了很多,處理起來相當傷腦筋;這是誰的名片、誰的謝卡、誰送的紀念品、飾品、誰寫的感人溫馨小紙片…。但在這次搬家洗禮後,多以丟字為先!

還清出一抽屜許多的「止痛藥」膜衣錠、加強錠、強效錠,雖然大多沒有吃完(吃完的都丟了吧),總之看起來頗驚悚,雖然數算一下不會超過50顆「庫存」,但好像顯得有點藥物依賴似的。我可是壯得跟牛一樣啊!怎麼會這樣呢。

還有三年前完成的碩士論文,我還是被我自己寫的謝辭給感動,哈哈!

每個階段的生活都是不同的人生哪,碩士論文撰寫時期的我,是怎樣的我,記若猶新,說真的,是蠻驚顫的五年半,同時又很散漫,我起碼花了一年左右的時間在哀悼第一本完成的論文口試被退,以及一段戀情的逝去。

眼看自己過去的日子,有趣在看著自己是多麼入世地生活在這個世界,這麼任性又用力地喜怒哀樂著,一如現在部落格著這些感慨。

現下眼前的日子就要展開,向前走去。又是另一段人生。
 
 
 
 
 
註:為避免誤會(包括未來的自己),後來確認了此事。

其實我吃止痛藥的頻率一個月不超過5顆,以0-3顆最多,平均值可能的最大數,一年是36顆,為何在新莊的抽屜理會有那麼多止痛藥(乾脆去數一下好了):

速效膜衣 八剩七
伏冒   十剩九
加強錠  八剩四
伏冒加強 八剩二

所以一共也只有二十幾顆,回台北一年半之後就慢慢搬到內湖,一年半的量最多50,之間大概有吃完的。總而言之,完全就是還在一個很正常的量啊!報告完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