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性

最近流行一篇文章叫「洋媳婦教育孩子,另中國婆婆大開眼界」,今天我也讀了那篇文章,我叫他「托比的故事」。

裡面確實有蠻多令人激賞的教養互動,但令我有感的卻是網路上流傳時的毫無意見地贊成,那種風行草偃--好像每個人都把自己當成草,沒有意見。

那就來說說我對全篇文章的「意見」在哪啦!

首先我贊成那種要及早培養孩子自主自立的觀念,身邊也看到好多保護過度的孩子,或許是每個當父母的都會忍不住跟前跟後地照應,就是忍不住,那種吃飯要跟孩子妥協的、好大歲數還不會自己綁鞋帶的、在餐廳理胡鬧也不管孩子的;以及眼看著親友教養孩子的方式自己不苟同時,千萬要記得甚麼都別說….,這點倒是做得到而且印象深刻,畢竟那是別人的孩子,畢竟那是一個短暫的社交場合,如果開口發言提出管教意見,白目的程度差不多就是直指父母的臉說你們的人格要重新檢討之類的。

該文中我覺得要再議的管教部分是,孩子胡鬧犯錯時該如何讓他冷靜並且知錯願改。

蘇珊的父母住在加利福尼亞州,聽說我來了,兩人開車來探望我們。家裡來了客人,托比很興奮,跑上跑下地亂竄。他把玩沙子用的小桶裝滿了水,提著小桶在屋裡四處轉悠。蘇珊警告了她好幾次,不要把水灑到地板上,托比置若罔聞。最後,托比還是把水桶弄倒了,水灑了一地。興奮的小托比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事,還得意地光著腳丫踩水玩,把褲子全弄濕了。我連忙找出拖把準備拖地。蘇珊從我手中搶過拖把交給托比,對他說:「把地拖干,把濕衣服脫下來,自己洗乾淨。」托比不願意,又哭又鬧。蘇珊二話不說,直接把他拉到貯藏室,關了禁閉。聽到托比在裡面發出驚天動地的哭喊,我心疼壞了,想進去把他抱出來。托比的外婆卻攔住我,說:「這是蘇珊的事。」
 過了一會兒,托比不哭了,他在貯藏室裡大聲喊:「媽媽,我錯了。」蘇珊站在門外,問:「那你知道該怎麼做了嗎?」「我知道。」蘇珊打開門,托比從貯藏室走出來,臉上還掛著兩行淚珠。他拿起有他兩個高的拖把吃力地把地上的水拖乾淨。然後,他脫下褲子,拎在手上,光著屁股走進洗手間,稀里嘩啦地洗起衣服來。

基本上辦法也是很好,不過要配合的條件很多,像是其他的大人要真的能忍住完全不插手,畢竟孩子會鬧,常常真的如文中所述,天生狡猾的小外交官們(或說是人類的求生本能吧),就是會看情勢亂鬧;其次就是「儲藏室」環境這件事,這種處理方式稍微接近所謂「面壁思過」,但又是能真正隔絕出一個可思考的密閉空間,只是對於密閉空間這樣的事,對於年紀很小的孩子,作用到底是不是正向大於負向,我心存疑慮。講白一點就是怕孩子心中有陰影啦。不過繼而一想,文中「關禁閉」的房間不是與世隔絕的地方,外面的大人都還聽得到孩子在哭在大喊反省,應該是不到造成陰影的地步就是。

再說我的標題「適性」,其實也常常是父母,乃至於祖父母過於嬌慣孩子的最佳藉口呀。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