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種子

seed

最近很紅的電影Inception,裡面的口白差不多是以「植入思想」作為一個起點,以及電影中重要元素的(不過Inception這個單字同時也相當多義就是);說,最可怕的感染是想法,他所自行生長的過程與結果往往令人難以預料,且力量強大。

這種思想種子的說法並不罕見,我第一次聽到看到的時候,是在十八歲時一位作家給我的贈書題字,她說,要送給我做為十八歲的思想樹。

時空環境轉換一下,想像當時的那位作家贈書給我的心情…

有一位在圖書館讀了我的作品的十八歲女孩,她剛考完大學,很認真地寫了一封蠻長的信給我,大多是傾訴,文筆還算流暢,字跡帶點稚氣,但最令人不忍的竟是她考完大學聯考之後的遭遇,是被父親痛打一頓,見她的筆述,如無意外應是個可以上大學的孩子,但她的環境以及遭遇頗令人憂心,而我所能做的,就是再寄送她一本我最近出的新書吧!期許她繼續發展自己的獨立思想,乃至於人生…

嗯,以上純為想像,想像十五年前的歐銀釧女士贈書予我時的心情。

生活中的各種「文本」在生命裡發酵。《傷痕累累》那本書,是某批網路書店購入時的其中一本,翻閱時我已經完全忘了當初為何把它放進「下次再買」乃至於某次再湊齊免運費時,讓它進了我的購物車、到了我的手中…有點燙手。

她寫受虐者的遭遇,心路歷程;我曾是愛他的,或者我應該要愛他,他對待我只是因為「     」(無法填寫的空白),我因為「     」(再一次)所以繼續忍受、忍受、忍受著到了某一天,採取了某種決定與作為。(作者本身應並無相似遭遇,但卻能寫得這樣深刻,實在令人佩服)

今年三、四月份讀完《傷痕累累》,在我心裡發酵的其實是一個有點殘忍的想法;就是更疏離,不想再勉強自己強顏歡笑,只是心裡批判的自己是,怎麼妳就任性地心情好可以笑,心情不好就冷淡得像不認識嗎?唉,但我不禁還是要為自己辯解一下,一來以那種方式對待身邊的人實在太多了,二來那種方式他甚至不是「加以傷害」的,只是退開、不想說話…。每個人都會心情不好吧。

 
 
 
 
然後是不久前讀《一封未投郵的情書》

More about 一封未投郵的情書

這本書的第三個故事,我真的只能用活生生給嚇傻了來形容;是一本中短篇小說集子,故事很多,大多脫離不了「女人的故事」這樣的範疇,雖然讀之前看書皮以及序的介紹,高舉著「女性主義」旗幟,讓人有點卻步,不過至少可以知道,作者是不那樣自我認定的,而是被研究者「歸類」的。

第三個故事的名字是什麼,其實我也忘了,好像是一個房間號碼…。故事說到一對十分聰明而理性的男女,結了婚,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後的細節,女主角原是有著自己獨立事業的女子,但因為家庭因素,因為組成那樣家庭的共識與夢想--在郊外買了大房子,先後生了三、四個孩子,盡心盡力地全職照顧子女與家庭,失去自我、渴望自我…

於是她努力地思考,也努力地想要適應,其中一個方式就是在一家小旅館租一個房間,每天十點到下午五點之前,什麼事也不做地在那個小房間裡的藤椅上發呆,享受完整屬於自己的時間與空間,那個房間號碼就是這篇小說的名字。

最後,是一個慘澹結局,又諷刺又悲哀的,雖然整個故事一路寫下來,導向那樣的結局並不意外,因為筆調就是帶有悲劇成分;但仍讓我在看完之後大受震驚,好像看完一部恐怖片一樣。

讀那本小說的不久之前,也剛好在電影台看完一部喜劇片「馬利與我」,講一個養著拉布拉多犬的家庭一同成長的過程,裡面的女主角也是在生了第二個孩子之後,捨棄了職業生涯,在家裡當全職母親、家庭主婦…。

一個喜劇、一個悲劇,一個是近代美國,一個是七、八十年前的英國(印象中),說的是一樣的事情,女性的家庭角色,雖然不完全是犧牲,…但也只能說是從哪個角度來看,是犧牲還是必然的選擇,或者,必然選擇的犧牲…(別玩文字遊戲了!)

《一封未投郵的情書》還有許多其他發人深省的女性故事,但這本書在台灣已經絕版,另一本相當有名的是《金色筆記》仍是聽過而還沒讀過。

 
說實在的,不是很想正視那樣的「恐嚇」彷彿對於我將要來到的人生階段的一種預警,只是真的還沒有發生,我是絕不想用這樣的心情去面對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