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一個人,聽音樂


他出門之後,我一路繼續睡到十點。他大概六點三刻出門的。中間八點時簡訊響過一回,我看了,他報告他到了哪裡,他的習慣。但我夢境正魽,於是簡訊再度響起時,我只是握在手裡翻了個身,沒把眼睛睜開分散我的注意力在發響振動的手機上。

十點鐘,下了床。

洗了兩杯米、把冰箱的小雞腿拿出來洗淨、加了點水和醬、放進電鍋,把流理台上的奶粉打開來,剩下的一點點奶粉大概夠泡500cc,但卻拖了兩三個月沒一口氣用完,偌大的奶粉罐就在流理台上佔空間。

泡好了牛奶,打開排油煙機、關上廚房門(電鍋燉煮肉食的氣味才不會漫出去),倒了250cc牛奶、拿出昨天麵包店買的馬鈴薯大薄餅,和小說《簡愛》,在客廳坐下,按開電扇,慢慢吃。

(先前出現過的對話)
你怎麼在看《簡愛》?
啊?
他不就是言情小說嗎?
也是啦!可是他時代久遠耶!也蠻好看的啊!
對,他就是時代久遠的言情小說而已。
是喔,那你看過嗎?(還有蠻多其他話想說 )
沒有。把愛~~~剪碎了隨風吹向大海~~~
喔,你喜歡的是哪個「剪愛」
對啊,哈哈!

《簡愛》前半段還挺有可看性的,對於生命挫折以及死亡,很能理解這本書常常被當成中小學讀物的原因,因為很好讀、某種程度來說也算淺顯,而前半段的自述,甚至正是以一個小學生的年齡以及心智去描寫的:但後半段……應該說後三分之二,就真的很有「庭院深深深幾許」的意味了,讓人很想大叫幾句「含煙~~~~妳在哪裡~~~」之類的花系列風格。

在幾次起身回廚房倒牛奶飲品的時候,對這樣自適感有點詫異;總習慣解釋自己人生的我,便開始想。兩個人存在的空間裡,即使毫不干涉彼此,卻也無法忽略對方的存在,他是不是該睡了、他在做什麼、他對我的話為何反應那麼冷淡。因為很在意、在乎,妳無法忽略「存在」,即使這存在對自我是一種侵蝕,卻可能毫無所覺。

吃完喝畢,刷了牙,想開個電腦上個線(這中間又來了幾封簡訊),拿出床頭的小筆電,順手關了床頭CD小手提顯示著待機的電源〔欸,聽音樂!〕就這麼閃過這念頭,走回客廳,按下客廳這台有二十年歷史、巨無霸大手提音響的play鍵,徐佳瑩第一張專輯。

他在的時候,只要我聽音樂或看影集稍有音量,情節輕者,經過他房間會看到他戴著耳機,情節重者,他會走過來說,太晚了關小聲一點。總而言之,對他而言,比較是干擾而不會是什麼勞什子的分享。那許多冷淡不耐的臉部表情,其實搞得我很疲累。我想。

最糟糕的是,我是那樣「入世」地沈浸其中。

前陣子讀過的短篇小說或女性影集裡都描述過,走入家庭的女性,如何渴求獨自的、不受打擾的個人空間;這妙的是,有很大部份的女性,可能連意識都意識不到這樣的需求,更甚者是在稍可喘息時,只能懷念牽絆。

因為病了整整一週,昨夜診產檢時央醫師給我開點感冒藥,今天他的母親北上與姊姊和他開車到北海岸走走逛逛,約了一早;前一晚我沒睡好,下午又開了不愉快的會議,病情加劇,下班他來接我時,又因為工作無法提前離開、塞車等狗屁倒灶的原因,我在車水馬龍的馬路旁吸著塞車廢氣、站著等了半小時才等到他。隔天要我六點半起床出門玩耍,著實困難。

於是,這麼好的天氣,我待在家裡。簡訊我回覆「天氣很好」『好熱』「平常是我想出去玩的,現在卻因為病了,只能看不想出去玩的人跟我說好熱」。

不過,平常,他總待在家裡,所以這樣的獨自空間,倒也可以是一種極為難得的享受。常時,獨自出門亂跑的總是我,一來他不肯出門,二來還是,他不肯出門。(不肯出門跟我一起、或出門讓我獨自擁有在家的時間空間的可能)

這一天,總是好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