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正常生產

因為不想工作到生,所以1/24(一)開始請產假,但另一方面卻也擔心如果拖過預產期太久,產假就「浪費」掉了;但實在是太沒有節制地吃了吧!後期覺得很重了,每一天上班說辛苦,也真是蠻辛苦的。

總之在1/21(五)開始,就有了放假的心情。手機上記錄第一個出現的產兆(褐色分泌物),就在1/23凌晨,但因為所有的產兆除了破水-有安全疑慮必須在24小時內分娩出嬰兒,以及規律陣痛-身體自行進入正常產程,這兩者之外,其他的不規律宮縮、褐色分泌物或落紅,都屬於「快了但是不知道是何時,有可能好幾天甚至一兩周」的產兆。

一月二日起,我就開始幾乎每天爬一次十五樓樓梯,有時候會因為當天走路走太多(走四十分鐘甚至一小時以上的路),才省去爬樓梯,總的來說一月分至少爬了二十天的樓梯;十五樓的樓梯出乎意料的並不辛苦,可能是因為慢慢爬的關係,爬完十五樓要花的時間是七分多鐘。

可能因為我高,胎位相對位置是高聳的,寶寶確實又長得蠻大的,所以許多同事甚至路人都會說:這是男生喔!我只好回應:沒有意外的話是女生。畢竟是超音波不是羊膜穿刺,沒有百分之百的準確率。

1/24開始放假在家裡吃吃喝喝,幾天沒出門竟然給出現個情緒大崩潰,主要還是K經常有無關痛癢的淡漠,感覺很傷人。到1/26(三)受不了自己前一天情緒低潮的狀況,走路下山、走路去7-11,當天往返大概走了1.5hr,我們家的小山坡其實角度也蠻陡的;每每這種一個人走路時候(還有K沒有陪我爬樓梯的時候)都嘴裡喃喃著[要小心、要小心],心裡帶點心酸地演著內心戲。XD

1/26晚上吃了湯湯水水的一大鍋食物,1/27凌晨三點睡前洗澡,透明分泌物量多了些,說實在這種情況出現在我喝了一大堆熱湯之後,其實是很正常的,但在當時,已經一整週不規則宮縮及褐色分泌物出現一兩天之後,真的會懷疑是不是羊水,羊水的問題會蠻有時間上的急迫性的…

1/27早上八點多K出門上班,當天早上也出現了鮮紅色分泌物,是落紅了嗎?但量不多。K說我先打電話問問看是不是需要去醫院一趟好了,那當時反而沒有任何規則或不規則的宮縮。

把衣服丟進洗衣機洗好衣服,晾好衣服,包了垃圾打算等等順便倒。猶豫著要帶《太太的歷史》還是《螺絲起子》兩本都很厚,都很想看。結果我可笑的兩本都帶了,其他只帶了錢包和鑰匙,手機還只帶了一隻。打算打電話叫計程車,又陷入那種怎麼叫都叫不到車的窘境,那不是還好我不是因為規則宮縮而需要去醫院…最後終於打到一間不是語音系統的計程車行,來了一輛車,計程車上我只想到我昨天睡好少、還沒吃早餐,等等應該會被「退貨」要我回家繼續等吧,那我再去吃早餐。

十點多進醫院,在樓下掛號櫃台問我該去哪,是不是該掛門診?掛是掛了門診,上了樓又有一種不得其門而入的感覺,最後把我招呼進待產室,說還是要好好檢查一下到底是不是羊水破了。折騰了一陣,因為還有落紅的血,所以試紙很難判定,所以還得換個床內診,最後住院醫生和護士決定判定是羊水!時間是11:20,也就是1/28的11:20以前要分娩完畢。

呃……..所以我打電話給K,K請了陪產假,回家拿幾個準備好的待產包,給我買健康堡當早午餐;因為當時完全沒有宮縮1/27下午2:00開始打催生針。

有點懶得重新回顧了,其實絕大部分都有用智慧手機的Note記錄下來:

_8:10鮮紅但量仍不算多的落紅 尚未有明顯規律的陣痛 但有從護墊換成衛生棉 巡了待產包 把該洗的衣服丟洗衣機 老公還先去上班 躺回床上休息

_10:30左右搭計程車到達醫院 先用試紙檢查破水 但因落紅干擾 無法確定 所以換了床 架起腳 清潔後再測

_11:30左右仍無法確認試紙呈現狀態 但安全起見即判斷為破水 且時間為當下 而非凌晨三點半

_12:20塞劑三百五 軟化子宮頸 老公請了陪產假 說沒三人健保房 只有兩人房 老公買了健康堡吃一吃先回家拿東西 這邊有撤胎心音休息一下

_1:30左右開始打催生劑 老公兩點左右回到醫院

_2:30黃醫師出現 說快則十二小時慢則二十四小時 就是最晚到明午才會生完 囧
(如果開指狀況不佳,可能要剖腹,所以十二點以後不能吃東西)

_3:00護士說休息一下撤胎心音 說可以下床走走 並說有三四分鐘收縮 說開幾指要內診才能知道

隔壁是二尖瓣脫三十二週的產婦Sherry 安胎 先生是來台十七年美國墨西哥州人 職業編輯 英文交談 家裡養貓曾討論要找友人來好回家料理家事貓砂餵貓

_5:00收縮兩分鐘一次 子宮頸完全沒開 胎位很高 體溫有點太高 催生劑從二五西西調低到二十每小時 說這樣今天不會生哦 我內心:啊啊啊 然後換了個單人的待產室

五點半婆婆先離開 預計六點多吃個晚餐 兩隻手機都很可能還沒生就沒電

陣痛感不比經痛強烈 可能是子宮頸根本還沒開胎位也沒降的關係

_6:30吃完晚餐 大解 落紅變多 綁胎心音 剛開始心跳太低緊張一下 陣痛來到六分鐘 老公回家拿東西 洗澡 預計九點回

預計八點再內診一次

綁二十分鐘後說收縮很好 二或四分鐘一次 先不綁 八點再綁並內診

_8:20綁胎心 陣痛明確兩分鐘一次 等內診 但感覺沒開多少

_8:55老公拿東西回來 中間改成每分鐘十六西西 因為有測到一分半一次怕子宮承受不了

_9:20左右還是開一指左右而已 不久醫生來解釋一下

_10:00左右 爸媽明來了 約四十五分鐘後離開 中間照了超音波 羊水仍充足 就繼續慢慢催生

十一點預計再綁胎心

以上都是我自己記錄的,就算宮縮到一分半一次的程度,我都覺得還好,所以還能自己紀錄。以下主要是K記錄,中間我有補一些段落:

一點決定打減痛 一點半麻醉師來 先內診保險起見 麻醉師就不太高興 跟護士抱怨說不確定幹嘛叫他上來 一點四十內診完畢 開始扎針 找了半小時 還找老鳥來幫忙找 才搞定 按個紐就注入藥劑 十一點到兩點最痛 一台kindle就此花掉 老公喝了兩瓶不好喝的選舉咖啡(爸媽帶來的)

找麻醉時約陣痛五次 且產程似乎大進展 血流很多掉了血塊 外子宮頸開得不錯 希望天亮前可以完成 減痛有效

打了減痛 催生針26降到23

四點十五破水

六點四十五內診 七公分 打子宮軟化劑 七點 調至20

八點上小號坐產球幫助胎位下降,結果嘔吐,說因為是子宮軟化劑的關係,所以本該打三劑,到這裡只打了兩劑。好在胃裡沒有食物,也就沒有胃酸,只有水,所以雖然肌肉收縮地嘔吐,但並沒有被胃酸燒灼食道的感覺

近九點回到床上 九點半推進去生 十點十三寶寶出生 肌膚接觸二十九分鐘 十一點到房間 睡到十二點 吃午餐 兩點開始母嬰同室

感覺記錄得很冗長。

講重點,決定打減痛的時候是因為強度已經來到逼近九級,個別疼痛我都能忍受,但因為頻率是每三分鐘一次,也就是每個小時要承受八至九級疼痛近二十次,而且開指狀態不佳,天曉得還要承受幾小時的這樣的痛,所以就決定打減痛。(也就是說其實那些單次陣痛並沒有達到我不能忍受的地步,但頻率以及不知何時結束的前方,讓我棄械投降於減痛麻醉。)

但打減痛的過程十分糟糕,大概是這次生產過程中最遺憾的部分,麻醉師竟然來了兩個才搞定,在我背後戳了七個孔…

在那半小時之間在我背後戳了七個孔,每戳一個孔都痛得要命,加上中間還有九級痛度的宮縮,搞得我心中TMD一大堆,一度真是不想打減痛了。

想不到關於減痛麻醉的機車事情還沒完。

要知道,這減痛針很貴,七千五台票自費,半夜護士來巡的時候,竟然發現地上漏了一攤,因為當時開指狀態已經漸入佳境,感覺再沒幾個小時就會生完,所以聲稱可以打三天份量的減痛針漏了一點我也就沒很在意(K是有點在意),但是等等等等等,機車事情還沒完~~~隔天九點麻醉科一個資深醫生帶了三四個學生來看我,看我減痛針使用量,我說不太舒服可能躺太久,下床事全身發麻,結果那位資深醫師看了數據竟然說我按太多「有這麼痛嗎?隔壁幾個小時也才按幾CC妳這樣連續按沒有用喔!」

TMD我心裡真想大罵,但我忍住說昨天護士說那個減痛針有漏,我按的頻率並不高(平均一小時三到五次),你怎麼知道那減少的量全部都是我按的?結果這位盡責的老師,持續解說如果連續按壓減痛針按鈕,它並不會每次都給藥,完全沒把我的話聽進去,擺明了認定我就是狂按減痛針(我從下床小解發現全身發麻到當時麻醉科的來的九十分鐘內一次都沒按過,馬的我不痛我幹麼打減痛針,你問我哪裡不舒服我就照實說,打多少我自己心裡清楚幹麼誣賴我打太多,我是沒付錢還怎樣)。

那時候胎心音好像測到寶寶心跳降低,我就覺得是被那機車麻醉科資深醫師氣的。他們走的時候還跟我說甚麼差不多快生了喔要加油(都是那位帶頭的老師說話,學生們只是聽聽抄筆記)我整個人頭撇開不想理。後來K說找大夜班護士來對質就知道,我說那當下去哪找大夜班護士來對質,整個就自己很氣。生完之後下午麻醉科就來,徵詢我的意見,就把減痛真的設備從我身上拆掉了(K心裡八成吶喊著:那可以打三天,妳只打了不到十二小時就給我撤了),拆的是當天早上也有來的其中一位學生,那位資深醫師退得很遠,我幾乎根本沒(也不想)看到他。不知道有沒有真的去跟大夜班護士確認那個減痛針真的有漏,還我個清白。= =

**

另外就是在產房裡。子宮頸都開得差不多了,可以推進去,當時也一度胎心音有降低,所以就有點快點生一生的意味。

內湖三總沒有剃毛沒有灌腸,但是有壓肚子,有剪會陰。不過我一點都不在意他壓我肚子。因為在一月中旬正好有位產婦(忘了在哪間生的)在產程中被壓肚子,子宮破裂,孩子也沒保住,上新聞。相關的討論區裡一度顯得壓肚子很萬惡,很多人都在講自己被壓肚子的不良經驗(也有贊同壓肚子的);後來也算是有平衡報導和討論,一來是子宮破裂的機率極其低,二來如果胎兒已在產道中卻時間太久,保不住的機率反而更大。

推進產房時不知道誰在旁邊說,順利的話半小時就生完,久的話有人拖到兩個小時,我心裡想說,太好了!半小時!

產房裡大家都在等我宮縮,再一起數秒用力,很快地數完15其實大概只有10秒。因為寶寶已經卡在那裏快要生出來了,所以我並沒有想停止用力,中間兩三次晾在那裏等宮縮感覺很怪….XD到後來好像我主動提出不要停止用力好不好,幫我從橫膈膜左右的位置推寶寶出來的醫師,一直跟我道歉說會很痛,我一直說沒關係。基本上我個人認為,那四十來分鐘,也就是最後兩次用力時寶寶卡在那裏要出不出的時候是最難受的,也會擔心寶寶在哪裡卡太久,或者會不會最後還是生不出來要「全餐」之類的。

老實說我心裡超怕出現「全餐」:催生、減痛→還是生不出來,剖腹。就甚麼該打不該打的針都打了,還是得剖腹。所以在寶寶貝順利推出來之前,我都抱著那樣的疑慮,心裡狂吶喊著:我不要剖腹我不要全餐!!

寶寶10:13出生,一量體重還頗重3520g,這第一胎耶,自然產耶!我果然把自己吃太肥…自然派出了名的黃醫師之前產檢是打算2/6沒生再來催,挖哩那時才催大概只能剖腹了….。(這時期寶寶長很快)

我發現我疼痛的過程沒有哀嚎過任何痛死了我無法忍受,或對著K大叫你去死之類的話,甚至在寶寶剛出生,我就很泰然地說,這是姊姊(因為計畫共要生兩個)。產程縱然痛苦,但也不過就是痛,痛這件事對我來說,既不陌生也不恐懼。整體來說,前半段不那麼痛,後半段打了減痛;產房中則只有短短四十多分鐘,最痛的反而是生完之後七天,會陰縫線傷口,令人無法坐無法站,偏偏我們堅持全母乳甚至這段時間盡可能親餵,我臥床時間並不如預期得多。

出院診斷寫「完全正常生產」而且好像如果有用產鉗或真空吸引器之類的,就不算完全正常生產?!也覺得這六字有種說不出的妙,老實說也讓我感覺有些抬頭挺胸的驕傲感XD,雖然有很討債又地打了減痛,要是知道打減痛的過程會是這次在醫院裡所有過程中最令人不悅的來源,搞不好我會決定不打也不一定。(應該還是會打,K說我凌晨甚至有睡到打呼)

 
Dear Olivia

Welcome to the World~!

出生四小時

Olivia Day 5
廣告

對「完全正常生產」的想法

  1. 好秀氣的妹妹呀! 可以訂下來當我們家DD的女朋友嗎?…真了不起在生產過程中還能這麼詳細的記錄點點滴滴;我只當那是一場不願再想起來的惡夢,更不用說還要再來一次了~

    1. 我對於可知盡頭的疼痛忍受度頗高。

      女兒據說很像我,但很神奇,我小時候並沒有那麼秀氣漂亮,所以驗證了一樣(相似)的五官會有不一樣的結果。

      生了孩子之後,那種看著孩子就油然而生的感動和幸福感,還真的是從前難以想像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