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過往

前陣子某同事生主管的氣。在近下班時發生一些事,隔天我一上班,就對我描述前一天的情況,對她來說是有點混亂,以及氣憤,雖然她同時也理解主管當時決策的合理與必要性,但她無法排解那些情緒。

我於是說聊到自己曾經遇過的情況…

先引個文吧!今天讀完《特別的貓》這個段落讓我翻回去逐字打出

在過了某個特定的年齡--有人可能是在非常年輕的時候--之後,我們生活中已不會在遇到任何新的人、新的動物、新的夢境、新的面孔,或是新的事件:一切全都曾經在過去發生,它們全都曾經戴上不同的面具,穿著不同的服裝,用另一種不同的國籍、另一種不同的膚色出現過;但它們其實是一樣的,完全一樣,一切全都是過往的回音與覆誦;甚至所有的哀傷,也全都是許久以前一段傷痛過網的記憶重現,那難以言諭的哀傷,以淚洗面的日子,清冷孤寂的處境,遭受背叛的痛楚--而這全都是為了一隻消瘦弱小的垂死小貓。

今天正好讀完《特別的貓》

More about 特別的貓

記錄著這本書令我印象深刻的段落時,竟也能連結著前幾天生活發生的事。

我說,我與主管最嚴重的不合,曾到因此而被資遣、沒了工作的地步呢,那件事令我反覆思考,這中間的對與不對(如果真有這樣非黑即白的答案的話)。我告訴我的同事,那件事讓我體會到,雖然我們可能自以為對工作投入了極大的熱忱而不容懷疑,但其實也不要忘了,管理者另有角度和視野,雖然我們都是明理人,不難體會主管如此決定的道理,但理性可以接受,感性的部分卻經常無法排解,最簡單的方式是,抽離自己的感性,執行命令。

說實在的,在回想自己對同事說的話時,覺得自己說得有點極端了,畢竟每個人在為人處事或工作上,總多少會有自己的原則或底線;如果要修正、補充上述說法,應該可以再說一些:在不違背自己原則的前提下。只是通常在氣憤主管的某些命令時,往往會忽略一個事實:事情(有)沒有那麼嚴重?是不是需要氣成那樣?如果一開始就抱著那麼豁達(油條)的想法,其實根本就不會氣了。哈!就是說,我心態已經失去赤子了嗎?

回想數年前那第一次(!)被資遣(關於我被資遣的經驗,也是很可以囉嗦一大篇,因為竟然不只一次,原因各異就是,跟主管不合也只這次),當時公司組織調動,該主管調到我們部門,我們部門是經常在討論各種新想法的企劃執行部門,新主管對於自己發布的命令是不是能讓下屬心悅誠服地完全執行是非常重視,重視到尾隨我的部落格空間發布的碎念,講究字裡行間我的反骨以及對他命令的沒有百分百認同(應該還是有達到百分之七、八十),該主管在兩三個月內與我洽談了也兩三次,然後決定無法說服我而把我資遣,他認為不必虛耗彼此。

即使事後來看,我還是覺得他處理得不好,畢竟是新官上任,竟然希望和部屬一定都得是朋友、一定都得百分百打心底贊成他、喜歡他,讓我有被監視思想、老大哥正看著你感覺;但處理堪稱明快,態度也算有誠意。至少那件事讓我在職場中成長很多,也算個收穫。

 
我那次也跟同事提到,大學時代學妹的過世,也讓我深思生命與死亡。

但,說真的,那件事說起來是造成生命的陰影,傷口結痂,但它還是傷口。雖然我懂得了生命最重要的是當下,未來和過去是不可或缺也皆有其重要性,但當下的感受和體會,更是萬不可忽略的,不要留下遺憾;只是另一面,我經常想像瞬間失去真摯親友,不小心就踏、入陷入陰暗感,好像怕成為某種預言力量而掙扎。很不愉快。

 
回到《特別的貓》那個段落提到的,那種心態說得白話,是一種蒼老,一種覺得世界了無新意的心態上的衰敗;我倒是希望自己能總是覺得世界有趣新奇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