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時代的贖罪券


很清楚地說出「偽善」(慈善的虛偽成份),並表達出:是的我是­憤世嫉俗,但比你們那些偽善的人好得多。

我想,那些消費了包裹著慈善糖衣產品的人,用「贖罪券」來比喻真的是­太妙了。總有人藉著這樣的行為就自以為比較高尚了,但其實是愚蠢­的。總有人會嘲笑那些時尚名人,光鮮亮麗地參加慈善晚會,但生活上卻買有機商店食物、買星巴克咖啡,心理覺得自己在日常行善。

Zizek很清楚地說了,不是說慈善不必要,但還得做更多的­事,不能買了贖罪券之後就以為天下太平。

文化消費主義,寫碩士論文的食後沾過一點邊,不過那時候的思考角度不同,簡單說是站在「賣東西」那一方,行銷目的的,也就是說,研究這些人怎樣包裝產品,讓消費者買帳、研究消費時代中「贖罪券」如何構成,才會賣得好。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