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娘子

3/8婦女節,看完早場鐵娘子,還蠻應景的。

電影的氣氛不錯,但對我來說,並不是一部夠深刻的電影,表現。

畢竟是對世局影響重大的人物,其中個人人格的表現…不能說沒有,也不是(可能)我太期待看到軟性的、私領域的部分,而有那麼點…我一直看到梅莉史翠普的感覺;無論如何,那是她的五官、她的臉,看過她太多其他角色,腦海中反而沒辦法純粹地投射當下的角色。

比較有啟發的是積極正向部分的右派價值觀,因為是傳記電影,雖然不至於到不自然的歌功頌德(對某些人來說可能還是),但盡可能表現正向的一面仍是少不了的;於是我知道一向自認傾左的自己,經常感到自我矛盾的關鍵在哪裡了。

(在被視為左派報封上書寫鐵娘子的觀後感,有種可愛的反諷意味)

每個人都該為自己想獲得的東西努力,才不會毫不珍惜。那些能力不足的、虛弱的一方,是真的無力努力,抑或是被過度保護而已?這個社會究竟該主動照顧所有人,抑或營造一個充滿機會的環境,任人廝殺?

這所有的選項當然不全然必須這麼即端,但一味鄉愿地聲稱取兩者權衡方式行之,只顯得軟弱不堅,例如:打仗,或協商?只能擇其一。(以結果論陰謀,戰爭經常是國家元首藉以創造聲望甚至繁榮的仙丹,而無論是否有意,它確實可以達到那樣的效果。)

究竟該不該營造一個社會福利十分健全的國家?怎樣的稅制才叫公平?以眼下歐盟的慘兮兮,英鎊堅決不入,是很適合英雄化柴契爾夫人的時機(雖然也是過度簡化)。

免費,來得容易,接受憐憫或救濟的境況,確實易讓人毫不珍惜,不是每個人都有強大的自尊心。

我總對自己十分認同《人造衛星情人》裡的妙妙,心懷歉意,對於不夠強大又不怎麼想努力的人,真的可以任意鄙之嗎?

人生是一場戰鬥,但每個人也有不戰鬥的自由吧!只是不是每個不戰鬥的人都能安分守己(或說戰鬥的方式不同?)

右派的既得利益者,強佔、繼承許多競爭的優勢,並甚趁優勢阻斷機會,那些汲汲發聲者,究竟有無準則確知是應當的,或只是懶蟲在抱怨?

電影以喪夫後七、八年的一個時間點,大量的回憶,放不下記憶中丈夫的伴隨到了近精神分裂的程度(前陣子電影台看到「雙面瑪麗蓮」也有類似手法),片末,IRON LADY不是叫假的,把丈夫遺物出清了,堅強地繼續生活。

PS:翻開破周報復刊700號,正有專文討論歐債,提到歐元的整合是元凶之一,因為促進了資金流動,雖短期內造成邊緣國家的繁榮,但大量資金可能的任意抽手,卻是邊緣國家怎樣努力於總體經濟都無法防範的(大概是調不出頭寸的意思),金融風暴則讓這項淺在危機浮出檯面。相同情況也出現在1990年代的墨西哥和東亞。

民生經濟問題盤根錯節,所有的論調都能有其道理,正好讀到,附在文末。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