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言未來的誘惑

該說世事難料嗎?

像是說到「世事難料」也忍不住想揶揄,這正是最近被總統拿來開脫的言詞。而我會在文章裡提到政治,也跟這篇文章想說的事有關:很多事在許多年前的認知是一個樣,多年後會完全不一樣。

只是這些「完全不一樣」一定也不只是簡單的推翻過去而已,至少對我來說不會是。

年輕/年幼時的我,也不能想像大人們何以熱衷討論政治口水,現在的我雖然稱不上熱衷,但嘲弄絕對少不了,並且可以說是保持一定程度的關切,即使他們那些戲再怎麼愚蠢。

這篇要說「預言未來的誘惑」是要說「算命」Fortune-telling,英文只是「說」命,但中文的算命,預言未來的含意還要更多些。

一二十年前的我對算命有相當程度的不屑,雖然小時候同儕話題莫名的小玩意,手掌的紋路、星座什麼的,也會跟著討論。甚至在20歲之後到不久之前,我都意識著「星座」的人格分類(不是分裂)法,對我們這一代的人有很大的影響力,尤其是在自我實現預言這事上。即使我再怎樣排斥或不屑,那潛移默化的人云亦云,很難保證自己完全不被影響。

最近,工作的產品是紫微斗數,不諱言,我花很多精神去思考這件事,簡單講到結論是,雖然就生辰來推斷人的一生,聽起來一點都不科學,但其實可以反過來想,星座是12星座分類人格,紫微是用另一套更精細的理論(從月分到日及時)將人分類;和人互動時,我們會習慣相問你的星座是什麼,然後心中暗忖,對方的性格可能如何,我該如何與他互動。紫微斗數同為如此,雖然負面地說,太過投入一味服膺,也是一種成見,但正面地說,則是依循一套已被詳細歸納甚至驗證後的人類性格分類表,可按此理解與自己完全不同的人是如何看待世界。

甚至從出生開始,到人生各個階段。--正因此,算命與預言未來脫不了勾。

說得中過去,就期待著未來可被預言,好像閱讀時忍不住想看結局,然後就被左右了,即使如此,仍樂此不疲。人們。

西方人有心理醫師的心理治療傳統,東方人仰賴的其實正是算命師。

兩週前發奮地每週一篇文章之後,就又卡住了,真是很傷腦筋的事,當書寫變得片斷,通常生活也是,雖然曾經有一度(大概快二十年前)對於自己被「符號化」的程度感到厭煩--見到每一件事都在內心思考著轉化成文字的描述。但眼見自己逐漸老去(在這年紀就說老,只是相對的,絕對的角度是非常可笑的),很多事情越來越隨便,最明顯的、最近的例子,就是對閱讀的執著,以前再怎樣不合口味的書,都會有一股執著,在讀過1/4後,就會撐著讀完,而現在,該說是生命有限,不要浪費時間在忍受上嗎?放棄不讀的書越來越多(最近讀的幾本書,步調都慢得驚人,不是說不好看,但讀來總十分緩慢,情節的進展或我的閱讀速度都是),無論是讀到1/2,甚至是已經讀到2/3,說真的,反正有更多書讀完一段時間之後,根本就忘了曾經讀過,那麼,是否真的讀完,究竟有多大意義呢。

好像小時候被教導要節省糧食,食物一定要吃完,現在也會告訴自己,除了吃東西要適量,還有就是不要勉強自己忍受真的不那麼喜歡的食物,只為了吃光它。

說來說去,都是些對時光歲月的感慨,也蠻是乏味就是。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