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可能沒有感覺

那天和主管吃午餐,其實還沒有很熟,但總是要慢慢聊才可能變熟。

話題聊到親人過世,長輩。長輩過世這件事,到底會有多深刻的感受真的很難說;我提到我曾經歷過平輩過世,她過世前一年我們交情非常黏膩,所以她的突然過世對我打擊很大,讓我想很多。而諷刺的是,要說我跟她真的有多熟嗎?在整個人生裡對彼此的重要性?也不過只是她過世的前一年(兩個女孩的幾近無知的情誼);總是抱著批判嘲弄的心情是如此看待,濫情噁心的說法應該是「那真摯的情誼」。

我說我很難想像即使是父母過世,我會有多深的感覺;但話題最後歸入:事情沒來是不知道的,所以還是不必浪費力氣想像太多。

友人的小孩六歲幼稚園畢業了,畢業典禮上她說她哭得很慘,想到連自己都照顧不好的人也把小孩養到六歲了。我想一方面是她近日也是重感冒,孩子也是健康狀況頻頻,感慨更深。

在所有人生重大歷程當下時,我經常有一種不存在當下的感覺,我想一定有部分的人理解我在說什麼;因為已經「先驗」了許多「情緒上大多如何感受」的談話、或文字或告知或敘述,於是當你真正來到那衝擊的當下,你反而無法立即感受到自己的情緒。

也許之後可以,但不會是當下,當下,你只會覺得自己在夢境裡看著情節一幕幕進展,與自己無關。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