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神秘的。

神秘的

中秋節,各公司行號因各式業務關係彼此送禮,也因重要性或必要與否決定親送搏交情,順道開個會表現重視。

於是我也就「親征」了五家公司;說起來我的工作總是內內外外常有往來,甚有趣。

特別的也就是,在這,由於「產品」特性,與我會議的外部公司窗口—尤其是女性特別會表現出來——難怪有人有女生都很愛算命的成見,和我聊深了之後,會露出一種,正在面對者算命師的表情,專注中帶點迷惘,且通常興緻高昂;明明我從未意圖如此引導,甚且是說明「產品」的邏輯、科學基礎所在。

只能說東方人、華人對於此種「心理治癒」形式的渴求,已有某種程度的內化了。

靈魂

上週末當中和孩子互動時出現的想法。

人們總是不甘心身體衰老、進而走向毀滅,除了有能力或權力者,盡可能延長自己的存在之外,無能力者也經常願意相信輪迴,或死後的各種存在形式。

但是,在每個人初生、成長時,人格、對世界的認知,都是一點一滴,幾乎是從零開始的,換言之,那個我們稱之為靈魂的部分—對世界所有的觀點、對人間所有的牽絆、眷戀,都是被培養出來的,更何況我們常說,環境對人的影響很大,就算有什麼性格的基底堪稱靈魂的最初,成長後如何,是無法掌控的啊!因此死亡之後,所謂靈魂的存在,又是如何呢?這樣說起來,宿命論的確因此與靈魂不滅以及輪迴觀息息相關啊!

在有親密友人的過世之後,我對所謂靈魂的認知,也已逐漸確立在,人的所謂的靈(能量),在肉體死亡之後,或許還能有一段時間的凝聚,但應無法永久,甚至轉世。

死了就是死了。輪迴甚至只是想長生不死者的一種幻想形式而已。

以上「想法」我在今天K長程開車時當個話題,問他:你覺得呢?

『重組吧!靈魂重組,變成靈子之類的,不是都很愛用「子」嗎?』

我哈哈大笑說:是啊「子」字輩的唷!

童年

有天午餐間和同事聊到,我的孩子跟我長得很像,像真的在實現我曾覺要和孩子一起再長大、再經歷一次快樂的童年,有人問說:妳的童年很糟嗎?我答:不是全部都很糟,但總有一部分讓我⋯(想重來一次?!但誰的童年或說人生沒有糟糕的部分呢?只能說我太會記仇了嗎?!)

但其實我也招認過,我覺得孩子雖像我,但肯定比我小時可愛得多,因為我從小就是無論大人說什麼,總會在心裡狂嘀咕:才不是這樣呢、才不是那樣呢!意見頗多,稱得上難搞的孩子吧!但也能說是,我的孩子只是還不到意見很多且能充分表達的時期吧!哈哈!

(寫了一個小時,花了50%的電力,終於在手機上寫完這篇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