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嗽紀事

洗澡的時候想呀想,就決定把這紀錄下來。

上上週末,12月15, 16時,在家和小孩分食橘子,小孩很愛,所以我們就吃得不少,因為要幫她咬掉一半挑出有無籽,所以每顆我都吃掉半顆多,我們母女大概三天吃五顆左右,其實有點多。

週日晚上喉嚨就怪怪的了,想應該是橘子吃太多,有些微印象說,橘子不要吃太多,或感冒的時候不可以吃橘子之類的。

週一還好,但失策的是,週一我喝咖啡,有點雪上加霜。12/17

週二蠻冷的,客戶頻改會議時間,在台北市和公司之間來回了兩趟,很疲勞,但還不以為意。12/18

小孩也痰多。

週三在辦公室,沒有會議奮力工作整天,講了不少電話,但聲音很明顯很緊甚至有嘶吼的感覺(前一天會議後在寒風中跟廣告公司窗口又加碼解釋案子流程時就已經發不太出聲音),同事聽我聲音已經很驚悚,畢竟辦公室空調,誰要中標,其他人都很危險啊。12/19

週四開一整天會議,由於開始有一點點咳嗽,我已經戴上口罩,同事們已經不時、頻頻催促我就醫,但無奈當天晚上K要回公司加班,這時我也開始輕微夜咳。12/20

這天小孩在保母家吃東西急,有嘔吐。週三、四晚上都讓小孩泡澡半小時以上。

週五終於決定下班後要去看醫生,雖然都沒發燒(K一直有密切注意小孩體溫,經常量),小孩活動力也正常、食量也OK。

重點來了…

由於半年多前有次小孩被前保母帶的另一個小孩傳染感冒到嘯吼,週日,很多診所沒開,徬徨無措的父母本想奔回三總掛急診(在那生的),在東湖康寧路上看到一家小兒科診所有開,就臨時決定去看,進門前也手機搜尋過網路討論,算OK。

後來還有一次小感冒也有去,兩次加上複診,所以該診所我們至少去過四次,週五應該是第五次,大多不會等超過半小時,對孩子也親切,想不到那次就診經驗會那麼差。

當天看的醫生很年輕,是之前沒遇過的,由於該診所沒有任何醫生排班表,診所公共區域也找不到這種東西,所以無法得知看的是哪一位醫生;但他很兇。

K一直認定那天小孩在保母家是咳到吐,我不置可否但傾向否定,因為在家13小時在保母家11小時,怎麼會在保母家咳到嚴重到吐,在家咳不到三聲?所以我相信保母說的:吃東西太急(加上痰多)所以嘔吐了。

他先看小孩,說小孩好嚴重,痰好多,我說沒發燒…(「活動力也還好,所以沒很快就診」這句大概沒講完就被打斷,只能在此補完)他不悅地說:發燒不是重點!

看完小孩才看我,然後說,妳比較輕微。我都傻了,我說:但她沒夜咳…(又沒講完又被打斷)她再晚點來就咳得很嚴重了!這位年輕的醫師說。兩個人都看完大概不到五分鐘。

[我好想知道12/21週五晚診的這位醫師是誰啊。]

總之開了藥,藥劑師很細心講解用藥,然後開始了悲慘的三天。雖然這三天吃藥一次都沒漏,但病情完。全。沒。有。好轉,咳嗽加劇。超劇烈。

第一天週六,先說前一天晚上我夜咳依舊,而且有逐漸嚴重傾向,我心中雖然滿心埋怨該醫師態度,但還是想說尊重一下專業,主要我也承認我很懶,想說吃吃藥看看,說不定有效。週六公司年度會議加上下午郊遊,我個人覺得我精神狀況還可以,咳得不算嚴重,就是帶著口罩、疲倦。但倦容是看得出來的吧!當然,還有那明顯的大~~口罩(臉大,沒辦法)同事們頻頻關心。

第二天週日,強烈冷氣團,就窩在家裡,狂咳不只,痰隨著每次咳嗽在喉間呼嚕呼嚕上下滾啊滾,咳得我頭暈,痰卡得我覺得我都被痰餵飽了。超噁心。

隔天要上班,我抱著水睡覺,深怕睡時狂咳忍不住會吵醒孩子,也衝出房間一次過,不過孩子睡得還不錯,不要說沒咳嗽了,醒都沒醒過一次。

週一上班,晚上是約定好回診的時間,早上我咳到有一次得衝出辦公室免得又吵又嚇壞同事,下午大概有兩到三次,咳得眼淚噴發、想吐、微喘,十分痛苦,到這時候我還是時間到就有吃藥。

小孩的狀況沒差多少,跟上次的狀況差不多,沒發燒就是痰多,她爹總是比較謹慎,我們也乖乖每次都好好地哄她吃了藥。我私自覺得這就算不看醫生吃藥也會慢慢自己好的。

週一和同事聊到這家「完全沒效果的診所」,住東湖的同事說,這家要排很久耶!我說我們去沒怎麼排過隊,她說那個招牌本人的醫師看診的話會排很久。

我跟K不算迷信名醫,大致都相信醫師專業,所以也不很有印象每次看診的醫師是誰,但應該沒有給該醫師本人看診過。

週一複診時就真的遇上診所人滿為患!我在診所公共區域找了半天,有無醫師執勤表,我要看看上週五幫我看的醫生是誰!結果沒有。櫃台旁的K抱著小孩對我比「二」說:要等兩個小時,我說那算了,K也沒意見,因為小孩狀況都還好。所以我們沒再遇到那位年輕醫生,只猜測人很多這天,大概就是招牌上那位醫師親自看診,才需要排到兩個小時。

回到汐止看診,去中興路的彭耳鼻喉科,門口玻璃看過去就有當班醫師姓名和叫號,很好,相當負責,進診間的時候感覺有點妙,沒有隔間的診間,但有兩名醫師加兩名護士同時看診,彭醫師是有點白髮那位吧!講話非常快,講很多話,雖然在櫃台時護士接電話時說:「可以過來了呀,才九位。」我轉告給K時他說:對啊,他們都看很快。

我掛號時是三個號碼之後,詹醫師,其實也等了有十來分鐘(等診時我都在門外,才好盡情咳,忍住不咳的下場都是臉漲紅,喉嚨癢到要爆掉、掉眼淚且通常因此伴隨鼻塞),而且真正看診的時間,應該有比我跟小孩在東湖路上的診所的時間還長。

咳到氣管有點發炎,每次咳我都有點頭暈了,詹醫師說,這可能一次看不好,要再回診,主要是開氣管擴張的藥,不要再咳到那麼痛苦。附註說明:這段時間來我完全沒發燒過,只是容易疲倦。

希望這咳嗽事件很快可以落幕,好折磨人啊!

回家後我想:好想抱怨喔!但該診所上次搜尋時好像也沒網頁或信箱可以「投訴」,網路上有沒有這樣的地方呢?有沒有這樣看診經驗可以交換呢?我想很難吧!醫療行為太專業,感受又太私人而有大落差,很難真的像餐廳體驗一樣可以隨便寫隨便評論的,所以我也很沒種的在提到「東湖康寧路小兒科診所」不帶名,以免事端。

說實在的,這件事分兩部分,一部分是醫師頻頻打斷病情自我描述,另一部分是醫師開的藥…怎麼會這麼沒效到這種地步,甚至本來只有輕微咳嗽,弄到我變成咳到喘咳到暈咳到流眼淚呢。我都吃藥吃到沒啥味覺了,卻換來這種結果。這教我如何不埋怨。哎。

抱怨總是沒完沒了的,但這終於是打完了。(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