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些情緒需要消化

往好處想是:我又重新感受到痛苦以外的情緒了。

孕吐第九週,已經比懷Olivia時的不適時間還長,更嚴重自然不消說,只是總覺得可能是「第三次嘔吐就上手」之類的效應,以至於後面越吐越順;雖然說吐不出來痛苦,但吐得出來之後,回想一下,痛苦也並沒有被減輕,頂多是吐完的十幾分鐘到半小時之間,可以略略不會有噁心的感覺,通常會趁這時好好做點家務。然後噁心感再度鋪天蓋地把人淹沒。

而嘔吐時,整個上呼吸道的反覆痙攣、抽蓄,整個眼鼻都水、喉嚨的胃酸,實在很難想像有人可以用催吐來減肥,或什麼的。

可能該消化的情緒一再思量後,多少已消化了些。

再度想想,是每回工作上有新人要帶,我的日子就會特別難過個一陣子,畢竟平衡的狀態被攪動了,許多事務都需重新分配、彼此適應。

這樣想又是萬事太平,心裡那些尖銳的想批判他人的想法,也不必費盡心思要修飾文字,又想發洩了,是嗎?

一方面反省自己,一方面又想指責別人,那還真是累人呢。

但還是得說,所謂有吵有糖的,我總認為身體的不適,他人的安慰無法直接幫助,更何況我又自認會適「按照實際情況求援」的人(但不算很有信心),我自己撐著過也是了,但每日掙扎糾結地去上班,不想影響別人、增加同事負擔,努力集中自己地投入,有時候別人也會忘了那回事,忘了你每日是如何浸在身體的痛苦裡,拔出泥沼般抬起腳努力前進地奮鬥著的。

勞工局說,懷孕婦女只要是跟懷孕有關的檢查,諸如產檢、羊膜穿刺、安胎、不適,都可以請病假優先,除非一年請超過30天,才需要請事假或年假。可是勞工局只有回電給我,市長信箱的機關回覆還是空白的,我還有四週左右的時間去申請文件回覆,才能拿來請羊膜穿刺的病假。

平常的不適或許也該請些假,只是每次都想到:這一天有什麼事非處理不可、那一天若不到公司又有什麼事會做不完的,等等云云,諸如此類,就繼續一天撐過一天,有時候面對工作上比較一板一眼的指責,還真想裝死。但既然都決定要好好對工作負責了,只好很噁心地說就負責到底吧,在部落格吐吐苦水也就罷了。

近一週來感冒。

近兩週來因為期待孕吐結束,已經開始對家務的混亂「產生感覺」,但結論是,還在吐,還在噁,除了每天要穿要用的衣物非洗晾不可,每週吸拖一次地板,幾週換一次床單…差不多做不了別的事了。

感冒了,過了一週喉嚨還是腫痛的,這兩日咳得兇睡不好,去診所坐下就先說:我懷孕14W,上週一開始感冒,因為週二產檢,有請產檢醫師開藥,但只開了止痛藥…。結果是,懷孕特別不能吃的藥之一竟是止咳藥,算算大慨只多開了抗生素、和一排喉糖。

媽媽,要堅強啊!

那些「後設」的想法最近都失效也沒冒出來過,像是「未來身體清爽食慾正常時,回頭看現在…」因為說實在的,懷孕的可見未來,是新生兒的照護,長達兩年的嬰兒期,以及對子女一輩子的擔憂。哈!甚是灰暗的想法呢。

情緒該是消化得差不多了,明天又要是新的一天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