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來囈語一下吧!

想過幾個不錯的標題,但因為都擱著沒寫,如果全要混在一起,每個主題一定都寫得相當簡短,就給每個帶個小標也就罷了。

今天要說的大概是…(可能說到一半岔了會多幾個主題也不一定):核心家庭的難題、安全人生、我最討厭的是。

主題已經濃縮到只剩三個,應該不會有再混在一起或懶得講的了。

核心家庭的難題

這是上週煩惱的主軸;說是煩惱,我覺得倒也還好,說一件事給你多少煩惱,也不過就他起了個念頭在你腦海裡繞,過個不用幾天,甚至幾個小時就夠,也就忘了,那還稱得上煩惱嗎?所以每當這時候,有人擺擺手一副你杞人憂天的模樣說你「哎呀不要想太多了」其實我難搞的心底是會有點反感的,對於那種很社交式的對話方式,有時還真的會踩到我的點。難搞嘛。

正題都還沒說到。

第二個孩子不到半年就要出生的眼下,漸漸越來越羨慕那些有婆婆媽媽支援的年輕父母,下了班可以不用趕回家、生小孩也不用擔心要找誰幫忙照顧;雖然才不久以前,我可是很慶幸自己可以獨立的、自由的愛怎樣帶小孩就怎樣帶小孩,沒人在旁指三道四,不必擔心觀念不同好難溝通。白天的照護者?就找個保母也就行了。

只是這種公事公辦的生活方式,也就一切公事公辦,臨下班時掛念著好些事很想當天完成,但就得立刻就走,甚至有點羨慕可以想留著繼續把事情做完的同事。簡言之是一種心裡作用而已吧!接了小孩回家忙著三口晚餐,有時先生公司有事弄到九點、十點才能回家,也是心裡上的疲倦會讓當天生理上更累,然後就擔心未來若是兩個孩子,這家恐怕只有更混亂、更沒有品質可言,悠閒生活的品質。

耗盡力氣上了一天班,很可能要到兩個地方接兩個不滿三歲的孩子回家,洗澡進食、基本的收拾,若是餵母奶,白天的集乳用具定得花不少時間再清洗。然後新生兒在初半年夜裡總要醒個幾次餵奶換尿布之類,光想就很爆肝。

選項有:保母、托育中心、育嬰假。每一項都不見得輕鬆,只是這說不見得輕鬆時,預設了沉重就是,這樣而已。我也是相信船到橋頭自然直的,只是這事總是會是時候上心頭來思考一下,也就是現在而已。

安全人生

K不是分數很高的先生跟孩子的爹,目前。

但人總要學習或適應,一點一滴慢慢來的,有心便是。昨天還開了個玩笑,說他今年生日我送了個一萬五以上的高階智慧手機,主要是想犒賞他一年以來在分攤孩子照護方面的成長,大概從將近零分進步到二、三十分的程度,主要是他還是很恣意地保有他自己的任性、對孩子耐性有限,但心情好時,也能跟孩子對話、洗澡穿衣餵飯都能來上一些,都是進步。但說這手機大概是我能出手最高的金額了,他呵呵笑說那他可以不必再進步了,我咬牙切齒卻也知道合理,我底牌都出了還怎要他進步;只是一細想,要再進步個兩三倍到滿分,按這金額我加碼兩三倍的禮物也不見得出不起,只是要送得合適貼心會更不容易。

這段才要說「安全人生」這主題。跟K交往四、五年,結婚快四年,這段時間隱約有一種感覺,在他身邊的人生,比較沒有驚天動地的戲劇情節(雖然也不完全是這樣),這跟安全感的意思不大相同。不如說我相信他個人的磁場處在一種容易逢凶化吉、趨吉避凶的狀態,而我個人是完全相反。

我的人生遇過些古怪的事,因為明白那些古怪不是每個人都有興趣,所以在每段新進入的場域中,常讓人以為我世事不涉的純真(蠢?)。

一來工作得早,我的雇主經歷過至少二十,打工到正職、時薪、日薪、月薪,到現在還是沒長進到能和人談年薪就是。感情談過幾段,誇張的爛人也遇過,只是對方如果是好人或爛人,反正是分開了,是個好人並不會讓人比較好過。就連寫個碩士論文都能遇到口試失敗的少見經驗。工作上搜集的「被資遣數」也應該不多見…

更別說從十八歲騎車開始出過的車禍、坐過的救護車,我現在能好手好腳的也算是奇蹟了哈哈!

有很多事情在變壞的時候、變壞之前的瞬間,你真的毫無所察,意外太多,這就是人生;無論你怎樣左右張望小心地進入車道,下一秒後面就是會衝出一輛車把你撞倒。排氣管燒掉你腿上的一塊皮。

但K的人生似乎完全不同,即使眼下出現個很嚴重外表樣子的事件,K的應對也肯定比我緊張兩百倍,但沒多久之後這件事就漸漸平平安安地落幕,就是這麼神奇。

我就是討厭

上一段就草草結束在那邊吧別管了。

這一胎我的「小劇場」安份很多,主要是有經驗了、有大女兒的陪伴和忙碌、身體的嚴重不適讓我無心再去想著有的沒的。但還是會有那種我就是討厭的事。

這世上的事是這樣,只要長得夠大夠老看得夠多,人際之間永遠有那種[你知道對方是善意,但你就是很討厭那種表現方式],小的時候那種討厭會是嚴重傷害,因為大半來自對你有支配權力的大人,那些善意根本很難表露外貌。長大之後你已經是獨立個體,你可以選擇自己要不要被哪樣的善意溫暖或避開。

懷孕這件事很麻煩在於他是一種持續九到十個月的過程,他也不是永久,那些很愛口頭說:她就是因為懷孕啦所以怎樣的「非惡意閒扯」縱使每一次你心中都快要爆炸,還是只能按耐。

把前面兩個主題揉一揉。

二十來歲時我有個覺悟,有些所謂好命的人,是他們很懂得接受他人善意,當他人在善待他時,無論他喜歡討厭,他都能把狀態調整到最好,讓付出的人感到滿足、值得,然後他可以招徠更多的善待。

反之若是一板一眼的將他人的善意向外推,或任性地表現對他人善意的厭煩,後果如何不難想像。

小時候父親打得兇,但有那樣教養的意味,可能經常花很多時間講似是而非(在我看來)的道理,但最後免不了抽得你全身是傷;對幼小的我來說傷害就是傷害,無論用什麼言語包裝,我感受到的身體傷痛、精神的恐懼如此真切,如果我有選擇,我一定嚴正拒絕。

所以當我有選擇的時候,我會過度禮貌;既然沒有人理所當然該對你好,每一份善意接受的時候又特別小心過頭,深怕多受了便多欠人情債。

囈語得差不多,也囈語太過,一度想著這文要貼嗎?那還是貼吧,不過就這麼回事,我的風格嘛是不是?科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