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異的故事設定

晚上看完了電影台的「飢餓遊戲」,當初院線時就蠻想看的,院線時想看的電影太多,但做為核心家庭父母,進電影院看任何一部「自己想看」的電影,都是奢侈。

看的時候,先生說這部電影的設定太奇怪、太無聊,只是為了娛樂,就讓人殺來殺去。我說,那不就跟大逃殺一樣而已,他可有可無地回了句,所以看了大逃殺,這類電影也就沒啥好看的了。

電影還不錯,雖然設定被說太奇怪,但精緻度是相當有誠意的,而且奇異背景的設定來說,這部電影也不能說太奇怪,人類為了荒謬的目的,設計奇怪的制度,並不罕見。

至少看完電影並不會讓我有「浪費了時間」的感覺。

最近從圖書館借來的書,多也有奇異的設定。

一本北村薰的《迴轉》,一本華裔少女作家的《消失的第一人稱》

文本中有特殊設定,一向能引起我的注意,像是著名的《美麗新世界》或《動物農莊》,都會有作者想要講的寓意在其中,設定得好的,甚至有不少相當合理的知性邏輯架構於其中。

但目前手邊這兩本,已讀完的《迴轉》或閱讀中的《消失的第一人稱》,都沒有不久前讀完的《單位》來得流暢容易進入。

《迴轉》的特別之處在於「第二人稱敘事法」除此之外一切不錯,畢竟使用第二人稱敘事法的小說,讀過的大概屈指可數,尤其是非書信體的。

《消失的第一人稱》讀起來就真的很難認同裡面的設定,但應該還是會讀完。

其他想紀錄的瑣事…

--少糖少澱粉之控制體重--

上週二去第三次產檢,第21週,順便拿羊膜穿刺報告,是不會翻盤的XX,於是這個家會養育兩個女兒了;一點失落是有的,總希望有男有女,但都是生了就會愛的吧。

產檢前兩週的食慾就漸漸恢復正常,雖然偶爾不適,但不至於興起嘔吐感,晚餐間也是正常地吃著飯菜,加以前陣子體重掉得多、什麼都吃不下,有點放縱地只要吃得下,就任自己吃,管他是糖水是澱粉。

八週前第二次產檢時的體重,是孕前的-4kg,三週前羊膜穿刺雖然沒在醫院量體重,但在家約莫是-3,小回升一公斤,然後五天前的產檢,這三公斤全部回來!雖然說起來是八週四公斤,而且是孕前本來的體重,但護士醫生都分別說了:有點胖太快喔!醫生也順口說:要少糖少澱粉,控制一下。

當天以及接下來幾天的晚餐,就沒有澱粉,今天晚上體重就少了兩公斤,不禁失笑,這體重未免也太好控制。這五天內的糖水,雖想控制,但平均每天還是一杯以上。說起來都是澱粉的影響大吧。

不過下午試用托腹帶十幾分鐘,拿下來之後仍極端不適,後來吐得亂七八糟,應該也有「幫助」到那減少的兩公斤當中的一些。

上一胎一直到八個多月,因為冬天關係,有用圍巾充當托腹帶,加以工作多不是久站型,不覺得特別需要,這一胎有同事建議,說腰會舒服點,可早點開始用,一條幾百塊而已,快速地買了試用,看來是不大合用,過幾個月再說好了。

下午吐的感覺,讓我有一種,我再不留心些,這胎吐到生的機率還頗大..

--養一個小孩到大要花多少錢?--

前幾天外出到101大樓開會,從市府捷運站到101大樓之間,是很尷尬的一段路,要搭公車,可能要小走一段路、找找站牌,要走路,又是說遠不遠說近不近;仗著懷孕的特權,我搭小黃。

去程還只要70錶跳都沒跳,返程已經超過六點半,上了一台小黃,重複了三次「市府捷運站」司機鄉音很重且不友善地說「不順路」,雖然重複了那麼多次的同時,已有心裡準備,八成是被拒載短程了,但下車時還是不爽。

下一台車倒親切,說他都載殘障人士的、行動不便的,我說我也是欸,我懷孕(但五個多月大的肚子好像不是明顯到一眼就看得出來..),然後他就提到他大哥生了三個小孩,算過就學期間到研究所畢業,每個要花一千萬,我說那就是六歲到二十四歲,十八年,一千多萬,算二十年一千萬好了,一年五十萬,一個月要四萬多耶!

司機大概沒遇過我這麼無聊的閒聊客人真的算給他聽,我的隱性意思倒是沒說得很明:養一個小孩一個月要四萬多,兩個以上的話不是收入都要月破十萬才不會負債,父母自己都沒有生活費嗎?

司機帶過說,大概連生病住院都有算進去。下車時是85塊,下班尖峰時間又不順路的關係吧。

回來之後有跟先生提到這事,他說那應該是從出生開始算,我說那每個月也有三萬多吧,不過這是大概抓的,1,000/24/12=3.4722,每個月約三萬五。大概學音樂或很多才藝,或上很多私立學校吧。

記完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