蟄居生活

育嬰假與公托候補排隊

十一月中開始請產假,十二月初才生產(原以為第二胎會提早一兩週生產),產假在一月中就到期;趁著大寶滿三歲前半個月,把育嬰假用上,到一月底都算大寶的育嬰假,然後是二寶的育嬰假。

第二個孩子了,凡事開始斤斤計較,一個月一萬六到一萬七的保母費,加上三節禮金,再加上大寶的幼稚園費用,兩個孩子日托費用的月開銷已經超過三萬塊許多,相當驚人。

當初大寶一歲多時,才知道家裡附近就有公托,但排隊候補的隊伍可長了,已經一歲多的大寶,排隊也沒什麼機會,但知道在小孩出生報完戶口後,就可以開始排隊候補;所以二寶不到十二月中,就開始排候補。

就像一般保母也不喜歡帶月齡太大的嬰幼兒,托育中心也是。主要是越大的嬰幼兒適應時間越長(大寶在4.5個月換了一次保母,在20個月時又換了一個保母,27個月(2y3m)開始上幼稚園;說起來20個月大時換保母,對孩子跟保母都是不容易的事)。托育中心嬰幼兒候補的規則是,月齡越小越優先候補,所以在二月初時雖然還候補109號,卻在二月底告知,以候補上。

原以為十二月中129號到二月初109號的速度,大概真的要等到半年育嬰假結束都不見得排得上,突然在孩子還沒滿三個月的時候說排到了!還真有點措手不及。

公托月費用九千,且無須三節禮金,立刻省下五成;只是一對五的比例,讓孩子白天10個小時要受到的關照,就只能達到很基本的需求:不餓、不濕、安全。孩子的爹接到公托來電告知候補上,轉告我時的前幾句話就包含了「就看妳捨不捨得了」這句話。

果然性格迥異

二寶出生一週內,我們就知道這兩個孩子個性迥異,印象中大寶的嬰兒期是:只要醒了都在哭,加上新手媽媽的焦慮,孩子醒了就讓為娘的壓力很大;二寶則經常能靜靜地躺著不哭鬧,只有在餓時、想睡、尿濕等基本需求的狀況下會哭,偶爾討抱哭,但並不多件;喝奶的習慣也是,喝的時間長短、喝的方式都差很多。大寶是在六個月以後才經常笑,三個月左右才發現自己的聲帶,咿咿呀呀練習發聲;而笑與發聲,在二寶卻幾乎是一出生就有的「技能」。

簡單說,嬰兒時期來說,二寶好帶多了。

而這時三歲的大寶,又正是貓狗嫌的年紀,可愛無庸置疑,但從小愛哭,加上妹妹出生後幾乎不可避免的輕微幼稚退化症狀,讓她又哭得多了些,真的會讓人很捨不得二寶。(大寶的「為什麼」症狀倒是很容易應對,只要她肯好好用說的,為娘的我,都可以!)

不過,她爹說得也有理:「或許大寶其實也很好帶。」--只因為新手媽媽的焦躁,讓大寶在嬰兒期也感染到焦躁而較愛哭依賴,但我想那應該也只是一部份原因而已。

吃土也是一種覺悟(出自此文

原定是產假加上育嬰假的八個多月,嬰兒期的娃娃又睡得多,理想上我應該可以擁有不少自己的時間,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例如寫作。

但其實隨著人生世故累積,我知道世界上絕大多數的事,是在反覆練習之下才能有所成;如果你愛寫作,你就該投入絕大多數的力氣去執行、去練習、去不斷產出,這樣才能在這條路上,確立自己的定位。但我總持續用那些晚發的名作大家為例,在累積了許多人生經歷後才開始大量創作的好手,安慰自己的庸庸碌碌。我所有的「持續練習書寫」都是瑣碎無謂到不行的生活囈語呢喃,累積得了什麼,又練習得了什麼呢?

其實我覺悟的是我的「沒有故事」,以自我安慰的角度來說,我正經歷「見山不是山」的人生階段吧!

其實我的覺悟並不是真正的吃土,而是知道:我就算吃土,也寫不出什麼好東西,二十年前的曇花一現,跟三十年前或許站在同學面前侃侃說些自己編的、或哪裡看來的有趣故事,一樣程度而已。

這樣的覺悟,也讓我決定提前結束蟄居生活。

這些那些蟄居生活

寫碩論時也經歷過一段頗長的蟄居生活,這種生活的特性,就是與他人的互動降到最低、最低,生活上沒有被規範的固定作息(不上班、不上課),如有「作息」可言,一切須出自於自律,呃,我是個懶散的人,不是嗎?不過好歹是熬過了寫論文的歲月。本以為育嬰寫作期間或也可比照辦理--先寫出來、再修改,我可以一點一滴、匍匐前進地,累積一點什麼。

只是很快地我發現,首先,現階段的我,寫不出連自己都叫好的故事,就算回憶的故事也沒辦法(見山不是山)。再有一個回不去的身分是:為人妻、為人母,哺餵、洗滌、煮食、清掃…,每一項都瑣碎地塞進我的生活,再不能像(偽)文青一樣生活,通宵閱讀或書寫、兩三餐不吃、睡到下午一兩點…而這不可逆轉的身分,至少還需維持十八年。

然後就老了。

紀錄一些大寶的事

玥是很棒的孩子,在同為三歲的孩子來說,她又聽話又懂事,不挑食、在親友面前幾乎沒失控過。

而雖然在家時偶爾依賴愛哭,但這失控頻率,其實不高,只是在同樣孩子氣而有生活自理能力的家長催化下被放大了些,一旦孩子撒賴地哭了,為娘的我就倒楣了,因為生氣的爹,會把孩子當成一個完全有生活自理能力的人,完全忽略她的存在,於是,雖然在家裡走來走去有一個成人會擋路,但是「去找妳爸!」『可是把拔不理我、不跟我說話』無論我正在炒菜、洗碗、餵奶,或洗小孩…

欸,不過老實說也確實逐漸改善,比起懷孕期間,他們一鬧脾氣,我就得大著肚子洗大孩子,好得多了。

雖然目前看來,二寶的安撫需求遠低於我所能負擔,因而更覺得對她不捨,但誰知道她三歲的時候,能不能像姐姐一樣聽得懂大人的話、又不挑食呢?

三歲的孩子,每天都讓人感到新奇可愛有趣,今天講話的語調有點特別、前天時講話帶的動作很可愛、吃飯時想幫媽媽搥背、睡覺前要擁抱,好奇的時候眼睛睜得特大,怒喝時甚至只要說:「妳再不聽話把拔馬麻就要生氣囉!」就這樣的層級,她就願意退讓,真是不可思議。

大寶的依賴親暱與人的性格,在一件可愛的事情上表露無遺:當父母擁抱時,她一定會湊過來也要一起抱,千萬不可以漏掉她;我跟koala就常玩個無聊的小遊戲「趁玥不注意時擁抱」,等她一旦看見,就會很有戲「我要抱我要抱我要抱我也要抱~~~~」,然後三個人就呈三明治狀交疊,或尤加利樹和無尾熊掛在一起,端看當時是站著抱還躺著抱。爸爸抱完後,她還常常意猶未竟地賴在娘身上許久。

這次就記到這裡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