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的四月

對於部落格書寫,我一直懷有一種「交差了事」的心態,好像每個月寫上一篇,就對得起自己,意義是什麼呢?意義是讓自己交代:我有持續書寫。

當然,我不只在這裡書寫,且每每懷疑在這裡書寫的意義何在,為了展演?為了交差?為了某種延續性的行為?(從十歲每天寫日記到二十歲,每週至少兩次到三十歲;部落格從二十歲開始每天、每週、每月,頻率漸稀疏但持續地寫)

寫作於我一直有一種難以降尊紆貴的驕傲,當然這是很可笑且莫名的,但這卻也屬於難以解釋以及改變的人性弱點之一吧。

有時生活裡想了什麼、感動了什麼,我要寫下來?我要怎麼寫、我有時間寫嗎?我要寫在哪裡?這麼蹉跎下去,往往什麼都沒寫,但我也已同時知道,若不是生活緊湊動人,八成只能對著空白的螢幕發呆。

這兩三年以來,在雲端硬碟裡寫數位日記,是我隨興而記的折衷,縱使部落格閱讀者與我生活有交集的恐怕也只是少數,但再怎樣少數都是彆扭;只是所有的日記都有相同的命運,做為文字符號的記述,往往是最終點,再無出口、再無被閱讀的可能,就算心裡、腦海裡有多少值得一書的想法感動,美其名被記錄了,實際上卻也只是換了個思想脈絡以文字的方式被自己復述一遍,然後就,沒了。(那些被出版的日記們,無論我對其中的觀點如何認同,我對日記本出版一事,就覺得可笑的虛假)

 

言歸正傳,空白的四月做了甚麼?

調整中的生活節奏,在三個月大的小女兒進公托,以及三歲大的大女兒每天停不了地說話說話說話,緩緩地推進著。我們排列組合該怎樣接送這兩個嬰幼兒;上班的時候緊湊,下班的時候混亂。

迎接第二個新生命後的生活,果然比較能專心享受孩子賦予的幸福感,而不是擔心著這個玩具沒收、那件衣服沒洗、還有碗盤在水槽裡、房間很亂這類瑣事。

 

這段時間,難以忽略的是社會運動躁動而起,這個島上的人民在許多因素下,被激起了關注社會議題的注意力,關注社會議題不再只是一小撮人、被認為特殊族群的可能是激進的人在關心而已,無論這樣的關注所能改變的是多是少,這至少是一種甦醒的感覺。

真希望它持續下去,不要再回到那種鴕鳥顢頇阿Q小確幸的溫水青蛙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