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某種愚蠢的境地而不自知

陷入某種愚蠢的境地而不自知

雖然自己有愚蠢的行為時,是不可能、不大可能完全沒有意識到,但一件件事情累積起來,有時會猛然驚覺,近期是不是進入一個愚蠢境地的宇宙、時空裡了。

諸如,對同事不滿的murmur,竟然mur到臉書上指涉,雖然只有短短的幾個小時就警覺撤下,但愚蠢的事實已經造成。

或者,孩子氣管不好跟我懷孕期吃太多冰冷飲有沒有關係,還貼到批踢踢媽寶版,有人推文最毒的莫過「我以為現在已經2014」。

還是,嗯,其他在午餐時間脫口而出隨便瞎扯的蠢話不及備載。

只能說自己的愚蠢自己救!最近一定是玩太多手機遊戲,腦袋太常放空(還傷眼睛)都沒靜下心來好好讀點好小說了。窘Orz…

 

在這種步調下,要放棄完全放空的小遊戲去閱讀,可得是相當好看的小說才能呀..

廣告

中魔的小確幸

小確幸被濫用之後,也成了過街老鼠。

最近讀不到甚麼好看的書、小說(雖然《 落腳城市》還不錯,但畢竟不是小說),從書架上抓到一本《 過於喧囂的孤獨》,大塊出版,字排得很小,但內容頗吸引人,翻了兩頁我確定是曾經讀完至少一次的書。

作者是捷克人,有博士學位,卻也做過各種底層工作,四、五十歲才在文壇立足(我對於閱讀作者生平這種有點八卦小報心態的著迷程度,有時比閱讀小說本身還高),其中一本作品叫《中魔的人》用上自創字。

是赫拉巴爾自己造出來的一個捷克新詞 ,用以概括他小說中一種特殊類型的人物形象。由於這個詞以及由之而來的p?ben?。 「中魔」在詞典中無從查找,赫拉巴爾在不同場合曾對這個詞的含義作過反 覆闡釋,他說「中魔的人」是這樣一種人:他們善於從眼前的現實生活中十 分浪漫地找到歡樂,「善於用幽默,哪怕是黑色幽默來極大地妝點自己的每一天,甚至是悲痛的一天」。中魔的人透過「靈感的鑽石孔眼」觀看世界。

善於用幽默,哪怕是黑色幽默來極大地妝點自己的每 一天,甚至是悲痛的一天」。中魔的人透過「靈感的鑽石孔眼」觀看世界。

這,不就是我們這個時代、這個社會中的「小確幸」嗎,不無自欺欺人之處。

我們埋著頭過日子,眼前有什麼值得開心的事,便笑一笑,然後再回頭嘲笑自己的日子如此鄉愿。

大概是這樣。

繼續閱讀 “中魔的小確幸"

崩潰中的身體

標題好聳動。也不過是要說「好累」罷了。

拉了一天的肚子,三歲多的大女兒仍是在我還有一堆奶瓶要洗衣服要晾時,就在我身旁繞來繞去,不住地說話。

今天白天擠的母乳相當少,在沒特別因素下,只能猜測是前一晚沒睡好;六個月大的小女兒在會翻身後,睡覺時位移的範圍也相當大,但她又不夠大到可以抵抗姐姐拳打腳踢的睡姿,為娘的功能除了提供小女兒夜奶,就是擔任隔開她倆的沙包了。

生完第二個孩子已經半年,骨頭的恢復度還是不大好,尤其清晨時,下床走動總覺得整個腳掌骨頭都在刺痛,調侃自己說,真是體會到人魚公主成了雙腳後的步行感了。

崩潰的身體往往會拖垮意志,已經很難抱著什麼美好夢想,只能著眼於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