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魔的小確幸

小確幸被濫用之後,也成了過街老鼠。

最近讀不到甚麼好看的書、小說(雖然《 落腳城市》還不錯,但畢竟不是小說),從書架上抓到一本《 過於喧囂的孤獨》,大塊出版,字排得很小,但內容頗吸引人,翻了兩頁我確定是曾經讀完至少一次的書。

作者是捷克人,有博士學位,卻也做過各種底層工作,四、五十歲才在文壇立足(我對於閱讀作者生平這種有點八卦小報心態的著迷程度,有時比閱讀小說本身還高),其中一本作品叫《中魔的人》用上自創字。

是赫拉巴爾自己造出來的一個捷克新詞 ,用以概括他小說中一種特殊類型的人物形象。由於這個詞以及由之而來的p?ben?。 「中魔」在詞典中無從查找,赫拉巴爾在不同場合曾對這個詞的含義作過反 覆闡釋,他說「中魔的人」是這樣一種人:他們善於從眼前的現實生活中十 分浪漫地找到歡樂,「善於用幽默,哪怕是黑色幽默來極大地妝點自己的每一天,甚至是悲痛的一天」。中魔的人透過「靈感的鑽石孔眼」觀看世界。

善於用幽默,哪怕是黑色幽默來極大地妝點自己的每 一天,甚至是悲痛的一天」。中魔的人透過「靈感的鑽石孔眼」觀看世界。

這,不就是我們這個時代、這個社會中的「小確幸」嗎,不無自欺欺人之處。

我們埋著頭過日子,眼前有什麼值得開心的事,便笑一笑,然後再回頭嘲笑自己的日子如此鄉愿。

大概是這樣。

日子自然是被兩個嬰兒及幼兒女兒、工作壓力頗高的工作佔滿,每日每日轉的時候,也回想起曾聽聞過這樣的日子,在年輕的時候,但總要到親身經歷,你才會知道:啊,原來是這樣貌。

擁抱著孩子埋在她們甜膩的氣味裡,或對難以溝通的應對憤怒不已,或勞累於無歇時的家務;或偷空玩手機遊戲、閱讀社群網站上分享的各式新聞文章與想法,大概就是日子的組成了。

沒有很具體的夢想在蟄伏,彷若無期待,但孩子本身就是很好的favor,一切的由來以及未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