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會假

9/30前五天,koala說他已經請好假了,我莞爾,我都還沒請呢!如果最後我決定不請呢?他說,沒關係啊那我自己去逍遙。那前一兩天我猶豫再三,到底要請半天還請一天,最後請了一整天。還好請了一整天。

這一兩年間我們有這個約定,遇到對方生日,兩人都要請假,可惜今年koala生日時遇到周末,我也粗心地沒事先安排,過了一個頗平凡的生日。

每天上班以及下班之後的父母角色,把我們兩真的逼得頗累,尤其koala還要被我逼,逼著他可以跟我一樣快地進入父母狀態,隱約地我甚至期望他跟我在母乳方面的任性堅持一樣,病態?把自己也逼得太緊。
請了一整天的假,也真的沒做什麼特別的事,看了場電影、吃了頓大餐,記得上次這樣吃大餐時,是懷著老二的最後幾個月,咦,應該就是我的去年生日!所以說這兩年我們的約會頻率,就是一年一次啊!去年的情人節有吃過一次晚餐大餐,然後外出旅遊(過夜)是從來沒有的,說起來是相當乏味枯燥的生活,不算生活。

如果每一兩個月就請一天假,彼此好好約個會,看場電影吃個飯,是男以及女,而不是父以及母的角色,該是很好的吧!

吃完午餐回到家,到牙醫診所看牙,生完老二之後,左後方臼齒不時作痛,這些天很明顯知道左下方最後,早在懷孕時就崩掉半顆的牙齒,神經有發炎,不小心吃東西嚼時碰到,就要痛個好一會沒法回神;牙醫師看了說,拔掉吧!都崩了,我說,好啊,我OK的,只要有28顆牙齒就夠了對不對?(用手比劃了一下口腔外部畫了一圈)

然後連左上最後一顆牙(小顆)也拔了。

拔牙前我有31顆牙,拔牙後我有29顆牙,都是質數,在生日這天拔牙,我滿37歲,也是質數。最近讀完《博士熱愛的算式》對質數也有執迷的愛,很多跟數學有關的文學文本,都竭盡地描述質數的獨特與美麗,這本也不例外;之後讀《死神的浮力》隱約感覺出先前宮部美幸和東野圭吾,小川洋子和伊坂幸太郎,日本的女作家與男作家的寫作文風,有可依性別分辨的特殊性,不過具體來說是甚麼我還說不出來。

我只是要說那三個質數很有趣,就又提到閱讀的事。八月的時候寫過一首詩,叫「我有31顆牙」,所以拔牙的時候心裡想著的是:啊!31顆牙已經成為絕響了啊。(我的智齒只長了3顆,或久遠前已拔掉一顆不可考,現在又拔了兩顆)

前陣子看過國外一家科技公司標榜:請假不扣薪,愛請多少就請多少,啊那該有多好呢!家有嬰幼兒,不時有狀況就得請假,給薪的年假可沒那麼多啊!前陣子koala請的假別出現了「家庭照護假」,本也興沖沖想跟進,但查詢一下得知,只是若有公司有全勤獎金時,不列入請假缺席,除此之外是按事假扣薪,聽了都想翻桌。

台灣的勞工真的是苦哈哈,能仰望的勞基法不過是再基礎不過、甚至已有壓榨之嫌的「基本」法(有時連基本權益都稱不上,我的高齡產婦羊膜穿刺還被迫只能請事假,不能請只扣半薪的病假),常覺得那些鬼島的感語不無偏激,但面對這樣的權益現狀,真的只想附和一聲:這真是個鬼島!!!!!

約會假於是是自己要付出的成本,若因無此調節而極度倦勤得要請長假或休息離職,對一家公司來說,到底是哪個成本高些呢?這很難說,但遵守一部時時為資方著想的「基本法」倒是安全無虞、毋須煩惱的好方式。

廣告

對「約會假」的想法

  1. 看到《博士熱愛的算式》,我想到另一本《質數的孤獨》也很有意思,把“中間只差一個合數的孿生質數”化用到一對男女身上,去描寫他們的生命故事,以及兩人接近卻無法靠近的孤獨。它也有電影版,但我還是偏好書的描述。

    1. 《質數的孤獨》似也讀過,但內容的印象並不深,可能是較久之前讀的關係,又或許是淺顯的力量,日本小說的特性。

      1. 不曉得這個淺顯的源由是日本小說的魅力,還是臺灣文化本身的相近性……(但我讀本土小說好像沒有類似感受,可能真的是日本的民族性格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