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靈魂

要說「生活的靈魂」,其實於近日的我是汗顏的,就連端坐在自己的書桌前寫寫字的暇餘之情,近日也消匿無蹤,但畢竟偽老文青靈魂仍然不死,就算沒有刻在假掰的記事本上憤世嫉俗一番,日常遇到的瑣事仍不免在心裡瑣碎地呢喃幾句。

上週關於新人因為補假事件影響了他們婚禮賓客配置開記者會,我想可能是我沒有看電視、沒有看到記者會,記者會泣訴的荒謬感沒有體會到;而就事件來說,婚宴當日需補假上班的衝擊確實令他們無辜又無助,開記者會是我覺得可以接受的行為,雖然看起來似乎沒什麼效益,在人前哭也很像作戲充滿荒謬。但訴諸於公眾輿論,或行為抵制如滅頂行動,不就是因為對體制太過失望,且一時無力從體制改變才做的事嗎?

長到這年紀當然知道事務的「效益」考量很重要,我也能接受工作上的評估基準以效益為最優先,但日常凡事只剩下效益考量,是多麼沒有靈魂的人生…

或是「市長誰選上都差不多,結構就是這樣。」閒談之間我也沒有表達出反對,雖然隱隱覺得這不是我的價值觀。雨傘革命真的能夠撼動結構嗎?但不能撼動結構的事就不值得去信仰嗎?

人生不是只有吃飯和睡覺啊,賺錢養小孩長大,也要閱讀思考論辯一番,或許很像不切實際的清談,姑且讓我辯解這是一種對生命的誠心正直吧;很多事情是可以做、但不見得樂意做,在可以接受的範圍下努力地做著被指派的工作項目,這樣的人生、生活通常不能維持太久,至少對於任性的我而言是如此。

我究竟適合做怎樣類型的工作,是誰說的被誰認定的,無論如何自己也要看清要去爭取的,假使我覺得我沒有很適合,只是還算做得來,不就是得過且過而已嗎?

另記瑣碎身體的事,體重來到68.9,10月27,雖然有點可笑地硬要把衣服脫掉在站上體重機,但終究是見到了68kg。記得懷炎炎的時候,吐到66kg吧!應該是沒有見到65,或有?可能有沾到一些些的65。不過那時不是運動來的,最近幾個月是少吃(也只少吃一些些)搭配踩xbike,而踩xbike真的要持之以恆,大概要每兩天一次地踩到兩週,才能穩定減掉半公斤,而且中間進食不能連續失控超過三天,所以體重管理這件事,也實在不是容易的事。週末回新莊,媽媽妹妹說我是瘦了,媽媽還說瘦回生小孩前了,但其實只是衣服顯瘦,真的瘦回生小孩前,以69來算,至少還要7公斤,但有可能是運動瘦的,所以有比較節實吧。或是媽媽開心我記得潤九月(據說這更是200年一次的難得之潤月)買豬腳回去給她,心花怒放說的話都好聽呢。另外就是臉小了,拔牙瘦臉法,少了兩顆牙還真的會小臉,只是拔完牙時我不斷地摸呀摸估量這到底真的可以讓臉變小嗎?齒槽明明就在裡面呀,就算拔了,外面的牙齒全架構不都還是一模一樣?抱著懷疑的態度,三週後自己照鏡子真的覺得臉有尖了一些,幾週不見的媽媽妹妹也這麼覺得,所以真有這回事啊。說到潤九月,查到的網頁資料說是出嫁的女兒盡孝是多餘撿到的,所以潤九月的行孝舉止就像多出來的這個月,撿到的;雖然這時代盡孝的女兒絕對不比盡孝的兒子少,但藉著這習俗舟車一番返家承歡,是個好機會,姑且忽略傳統性別觀念令人小皺眉頭的部分,哈。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