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定論的幽靈

匆匆一個月過去了。完全沒有新增文章,但當然不會是平淡無紋的一個月,只是還是心裡惦啊記著「可以來寫一篇部落格文章了吧」卻遲遲沒有行動。

一來,網路社群的主力已早不再是部落格,就台灣來說,那便是 Facebook ,二來,寫部落格的文章規模已在心中定型成某種程度,生怕隨意寫了很糟,雖然同時知道隨意寫都好,而且往往下筆不能停都是有的,要緊的是那個開始。

只是心理門檻一旦定了,就很難動搖。
(另外就是,很久沒更新部落格,就總會有這種碎念)

image

這邊要說到「決定論的幽靈」。

會起這樣的名字,就是,你不覺得決定論很像幽靈嗎?告訴你因為你是怎樣的人,背負著怎樣過去的你,會呈現什麼狀態。

但阿德勒不這麼認為,他提出,我們會覺得自己被過去所影響,是因為「自己認為、接受被影響」。

這是最近很紅的一本書,叫《被討厭的勇氣》裡主要說的事。

說起來大學剛畢業那當兒,有年長我許多的同事跟我說過「不要把妳自己打開來讓別人傷害」說的,可以視為相類觀點。

因為不想多買書,也對坊間這類再演繹的書不太有敬意(抱歉),加上我鍾愛的書當中便有一本珍藏是諮商心理學的書。

image

說來,「駭客任務」裡的「藍色」和「紅色」藥丸,也有這個意涵。

我們可以選擇自己從現在開始到未來的人生該要如何,具有絕對的主動性—但也不是那麼絕對。

這要繞到我對於所有說「職業不分貴賤都該尊重」的說法,永遠抱著遲疑,總覺得說這樣的話的人,經常有何不食肉糜的意味。

我認為那確實不分貴賤,但非得社會成熟到某種程度之後,各行各業中自然而然的高貴才可能呈現。否則對社會大眾普遍看不上眼的職業中的那群人,你以為他們不想過不被歧視的生活嗎?但當整個社會氛圍踐踏、看低自己,在那樣的狀態底下,要能維持自重、自尊,那得具有夠強大的內在才行—-高於平均質的強大。

在你選擇了某一顆藥丸之後的人生,也許真的有關鍵的某個點,你的頭臉就埋下去了。

所以,就歸到個小結,決定論終究是個幽靈,一般人不易擺脫。

後註:我還蠻喜歡阿德勒這種說法,感覺對自己的人生主動性很強。但要奉為圭臬壓力卻也太大,所以就寫了這篇感想。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