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塵埃的當下

讀過三體之後,抬頭看天體(這是月亮)都會想到「我們只是宇宙塵埃」這件事。

moon

最近有朋友遭逢親友因病過世,我自告奮用推薦了《宇宙在我心中生起》這本書,相約交書時我又多拿了一本《無用的日子》。回來後翻找了一下,這兩本書都讀過數月到一年以上。

《宇》這本書其實不好讀,但就抱著且看的心情,每天讀幾頁,在上下班捷運上,一點一滴給讀完,也因為開本很大,塞進摩托車箱裡騎車去接送小孩上下學時,會折到書角。印象最深刻的除了他嶄新的宇宙觀外,就是讀到快結束時,期待著他要提出一個怎樣的「太初」觀點,如何與現有的宗教觀點對抗。

一度擔心他要回到基督教的一神論,還非常具體地準備好我的憤怒–如果他真的給我結論,說有一個神造了這一切太不可能剛好出現的智慧人類們在這個渾沌的宇宙中,我一定會狠狠地摔這本書!結果是沒有,是有點曖昧地提出一個非此亦非彼(非一神論也非佛教),完全以人的意識為主的概念。說起來我的憤怒因之無法預期發出,還真有一點失落,且這個觀點成了此書作者所初初獨創,力道相當弱,甚至不如那些口若懸河的宗教神棍那般絢麗,雖確也可說是中允安全的論述就是。

《無》這本書是日本散文,承襲日式敘事方式,十分好讀,作者在人生歷程中有許多掙扎,甚至憂鬱症纏身,在最後的日子裡,看到了生命的終點,一切豁然開朗。

我曾深刻體認,如果痛苦是已知終點,相對於不知道終點的痛苦,會比較容易忍受,這件事可以拿生小孩的陣痛來說,不過真要說就離題了。

說到宇宙智慧生命,更想說的是《三體》的宇宙塵埃觀,《三體》中作者也曾明確指出,在硬派科幻眼裡,宇宙中的智慧生物存在是絕對優先的假設,而且絕大多數是比人類的科技還先進不知幾倍的,因此人類所觀察的科學原理,難道是真的那麼原初的狀態,供人實驗、驗證後,歸納原理嗎?你能說沒有個智慧生物早就擾亂了一切現象,甚至引導到錯誤的方向去,讓我們對原理產生錯誤的認知?

生命的意義一向如此,是令人著迷的哲學思慮,「當下」總是最安全的答案,即便如此,生活在每個當下時,也經常地不當下,逃離眼前這分這秒、忍受著度過,或假裝自己不存在眼下這一刻…

獲取幸福感最便捷的方式,就是培養審美觀。(腦中突然跳出這句,姑且作為此段結論)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