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長大以前

週末,兩個幼兒孩子照例把家裡弄到無一著腳的凌亂程度。一向很羨慕也很好奇為何家中有小孩的家,就是有人能整理到接近樣品般的潔淨。

image

先生(總覺得這樣的稱謂是生疏的,但在婚姻裡,確實是生疏的,大部分時候),本週末的表現大概是三四十分之譜。

小的孩子喉嚨又啞了,沒有流鼻涕或發燒,單單喉嚨啞得很,但過了一天一夜胡鬧的情況,我也不禁懷疑是否有哪裡不舒服是這兩歲三個多月的孩子說不出的。

醒著有七成時間在電腦面前的另一位大人,本週末出奇怕吵,五歲多的姐姐和兩歲多的妹妹,玩著偶然爭吵,就抓著小的孩子到房間裡的高餐椅上隔離懲罰,她哭喊著,但不像平常在一個段落時會自己小結:媽媽我哭完了、媽媽我哭完了!來期望結束這隔離懲罰。週六下午甚至啜泣地在椅子上哭到睡著,為著所謂「不要扯他後腿」我必須盡可能不干預他的處置。他不時對我嘲弄地說上那一句「自古慈母多敗兒」。

妹妹被處罰的時候,大的孩子總膩在我身邊,做家事、工作、玩小遊戲…

在家週身轉著洗、收、折一整週的孩子與我的衣物、不時增生的碗盤、吸地或收玩具,才兩個孩子,這些家務就彷彿沒有盡頭。

轉頭孩子的爹(這就是比較親密些的稱謂了)只在吃飯或懲罰孩子時靠近大家。

雄性生物在家庭關係中的傳統角色,在我的日常中是無甚進化的。

說是自己寵壞了對方,卻仍想爭辯著提出那些努力溝通的證據。

當經濟力不再是唯一,男性存在家庭的價值與地位也逐漸淡薄。

愛情,是曾經想堅持的情感,當然,婚姻及孩子之後的生活,愛情的留存變得分外不易。

他是否願意傾聽、瞭解或配合?是否支持對方、是否投注熱情於彼此相處…。

孩子長大以前,作為一個家庭的結構,自我陶醉地說,像是母親是個中心。

我的母親,原生家庭中,我的母親自定位為一個沒有經濟力的角色,於是必須處遷就脾氣極壞又不是完全忠誠的父親;「但是他不吃喝嫖賭、沒有不良習慣又很顧家」不時失控的情緒恣意傷害家人,竟也必須完全包容。有時我不確定經濟力是不是母親處於弱勢的決定性因素。十多歲時我很喜歡幻想我的父母分開,我可以跟著母親過著清苦但清淨的人生,沒有人會突然抓狂。

成年後的我,保持相當的經濟力,至少養活自己是沒有問題,養一個小孩應該也辦得到,但我對自己的先生卻有友人感到不可思議的遷就與忍讓。

……………

孩子長大以前,我放任自己一日過一日,工作的細節與累積,雖是企圖不減,但不會堅持,孩子給了日子軌跡的具體反映,每天每月成長著,於是怠惰了自己,像是交待得過去,像是有個理由跟自己或別人說:孩子比較重要所以我…

image

每天上班下班好像也只是在等孩子長大。

(敘事原來真的需要練習的,這麼毫無重點零散地說了許多的瑣事,耐著性子還是公開吧,為著諸位可能的瀏覽,作為督促自己,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