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犯

所謂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雖然部落格是完全公開狀態,但我相信,幾乎不會有熟人經常造訪,可能會有一些、一些,還是會有的。但絕對不會是以下互動中出現的人。或者是我以為。

繼續閱讀 “冒犯"

廣告

智性中產階級

隨意想的。

工業化時代在西方十九世紀萌發,量產經濟讓大部分的人可一同享受水準以上的生活,以及經濟收入,但隨著資本主義日益擴張,弊病顯現,貧富差距脫韁野馬般奔去,難以復返。

不過這時網路世代蒞臨,智性開始扁平發展,資訊財成為關鍵;對以往難以接觸到的資訊尤為明顯震撼,許多事務結構因此崩解另立。

但另方面,原本可能可專注鑽研者,也很可能迷失在龐大而無用的資訊流中,原地踏步、消耗寶貴時間而無進展。

這樣的發展甚而可能、有機會可挑戰資本主義極端化之弊病,但人性弱點太甚,雖可樂觀期待,仍抱悲觀預期。

如果背離閱讀與書寫

2016已經過了要一半,今年的閱讀量少得令人驚慌,或許用焦躁會更適合一些。

這個時候讀的一本不是很易讀的小說《文字交易所》彷彿又帶來什麼預言。

先說生活吧,生活塞滿許多「不得不面對」的事務,有時會懷疑自己怎樣將自己逼到此處,有時又會覺悟,無論在任何狀態,做任何事,都可能被這種「不得不面對」的不甘願感糾纏,充滿抱怨的人生,也算是一種傳承了,而同時,如此認知的當而,也是種卸責。

image

再麻花般繞回對閱讀及書寫的執著的主軸,如果連假第一天醒來看見床頭這般光景,該如何拿捏怒氣與處置方式呢?對書本、閱讀的敬意該如何崇仰才適切呢?

沒有答案。

image

『我希望能有片刻感受我的感覺。』

我仍然會寫日記,雖然少得多,也經常轉換為數位型態,但書寫時線性輸出的同時,腦中意念奔騰的專注,與打字時可更快速地記錄,但透過的是單調的鍵盤敲打而非一筆一畫寫出文字樣貌,層次仍非等同。

繼續閱讀 “如果背離閱讀與書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