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物

年輕的時候就自認不是寵物人,甚至很難想像人為什麼要養寵物,研究所前後的時期,還認真找過一些與寵物有關的論文,主要是想知道這樣的行為模式、相互依賴的內在結構(解構主義的毒)。

不過年輕時候對寵物關係的難以理解,說起來有點心酸,因為照顧自己已經很辛苦,很難想像還要去照顧另一個生物(小時候家裡不准養寵物,原因也很簡單,養五個小孩在城市裡已經很辛苦,沒有心力照顧另一個生物)。

大學聯考完之後和父親有衝突,被打出家門,跑到國中同學家,我全身是傷,國中同學也滿是關懷,只是平常並不熟,沒有多打擾對方,只是對她家的狗印象深刻,十八歲的我心裡想著是:狗都過得比我好。

狗都過得比我好,不必撐著一口氣要自力更生還要一邊念大學,不必面對生養家庭又因偶然情緒失控會把人打得全身傷的矛盾,要養活自己要握著一個五十塊硬幣,上完夜間部的課,十點多了,要騎20公里從外雙溪回新莊,想著今天摩托車沒油了但我肚子實在有點餓啊,最後還是拿去加油了。

但身邊一直都有養著各式寵物的朋友,本來就是這樣的社會嘛!大學男友甚至是獸醫系的,他常說:我們(獸醫)是人醫的爸爸!(人類醫學經過大量動物實驗之故)。

人本來就是行有餘力才能照顧另一個生物,雖然,也有很多例子裡,動物和人在生存之時是彼此照顧的。但不得不說,動物對人類的意義,大半是心靈上的撐持、相互依賴。

我的生活有餘裕之後,我開始養孩子,生活上是毫無其他親人支援的核心家庭,以及不事家務、不洗碗的先生,工作之餘我能殘存一口氣已是萬幸,另一方面,兩歲以後的孩子就開始培養自理能力,難以想像寵物是要照顧牠們一輩子,十年起跳。

不過,同時卻也開始想像,等孩子離巢了,我會想養隻貓來陪伴自己。

不久前在臉書上,沒記錯的話是follow翟本喬看到的,幾句短短的對話,說一個老太太擔心自己過於依賴機器:我怎麼知道他跟我是一樣的感覺,是不是也愛我,對話者回覆她:妳就真的確定妳的先生愛妳?

是的,就這麼道盡人類情感上的精髓,我們所有的情感互動,有大部分架構在自己的想像裡;那反而是不言不語的寵物,以肢體行為的回應還要更純粹,反而更能確定毛孩子的情感。

人際疏離,但情感豐沛,寵物型態是必然。孩子在很動物性不會說話的階段時,某種程度是很能體會養寵物的感覺,那種絕對的愛,言語是多餘的。

如果能擁有這樣的愛,付出日常的照顧又算得了什麼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