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げ恥

wemarriedasajob.png
本劇官網

上週就想寫這篇文章了。

想要看有系統地介紹的人,可以直接跳過,所謂心煩則亂(咦),我現在完全被這部劇迷得神魂顛倒,所以相關紀錄肯定也支離破碎的。

繼續閱讀 “逃げ恥"

廣告

不可理解之惡

最近看劇讀小說,越來越覺得「沒有壞人」。

沒有壞人的世界比較承平,是嗎?倒也不是,是因為可以理解那些衝突背後的由來,又或這些戲劇小說,本就沒想要營造「誰是壞人」非黑即白的單純認知。

近六歲的女兒興沖沖地告訴我:「迪士尼裡的公主,都有巫婆耶!」數小時後再與她討論,看過幾部迪士尼的作品:白雪公主、灰姑娘、睡美人…冰雪奇緣裡的壞人是那個壞王子!(所以冰雪奇緣其實沒有巫婆)。

壞王子為什麼那麼壞,也很能理解,因為他前面有十幾個哥哥,想要成為重要人物,只有娶到重要人物作為老婆一途,雖然卡通裡把他畫得有幾張邪惡的臉,但他的動機仍然可以理解。

這世界漸漸不需要不可理解之惡,那些單純嫉妒繼女美貌、奢求榮華富貴的巫婆們,已漸漸退場。

最近看到較屬不可理解之惡者,在 Westword,裡面那個追尋更深入地圖的遊客,但Westword本身就是一部很後現代、科幻元素的影集,所以這樣的不可理解,以及該世界所謂的惡應如何定義,也不大能夠以現世現實作為度量。

最近進入閒暇狀態,追了不少韓劇、補了好些美劇,也讀了幾本2016上半年近乎荒廢的長篇小說;比較深刻的還是韓劇。韓劇處理故事與情節、演員表現的方式,與美劇極為不同,首要差異在於,韓劇還是以表現愛情為主,這個市場最大,於是經常對每個俊美的主角任何細微的動作,以各種角度取鏡、強化呈現,每一個眼神、動作,從無限zoon in到極慢動作呈現,以及不可忽略的OST主題配樂如影隨形,造就了非常強大的情緒氛圍。

但就連這樣非常制式的戲劇類型,都已漸漸拋棄純粹惡人的表現,惡人都有自己的考量、不同的出發與角度,在他們的角度來看,自己的行為完全合理,只是你不懂而已(這樣想來,古裝劇的惡人比較傳統,擁抱太陽的月亮)。不過當然的,惡人不會享有那麼多細緻的鏡頭描述,你還是好好地把情緒集中在對主角的認同比較重要。

《剩餘者》是今天讀完的小說,HBO拍成影集末日餘生已經續訂到第三季,這樣的劇倒是很簡單,設定一個無法理解的天災,然後每個生存於這個世界的人,各自產生的反應,沒有惡。

**

其實當意識到最近看的劇,都看不到什麼真正可以憎厭的惡時,是頗感慨,是不是已經沒什麼令人新奇的惡會出現了?但倒也不是,當Westworld出現殺人魔(某種程度不算殺人魔)時,其實是直接跳過「理解」的程序,直到行及此文提到,才思考了一下,是無須拘泥。或許,「無須拘泥」也是一種境界。

社會建構傷痛?

社會建構傷痛,我為此標題尾端下個問號。

近日閱讀小說為《剩餘者》設定有點意思,假使全世界有數以百萬人,在某個相同的瞬間突然消失,這個社會將如何繼續運作。

消失的原因一直未明,但在西方社會的宗教背景下,一直存有「被提」的暗示,也就是說,只有那些神所挑選的人,在末日將臨之前,被神挑選了,先行遠離末日,得以在安逸之處與神相伴,云云。

繼續閱讀 “社會建構傷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