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建構傷痛?

社會建構傷痛,我為此標題尾端下個問號。

近日閱讀小說為《剩餘者》設定有點意思,假使全世界有數以百萬人,在某個相同的瞬間突然消失,這個社會將如何繼續運作。

消失的原因一直未明,但在西方社會的宗教背景下,一直存有「被提」的暗示,也就是說,只有那些神所挑選的人,在末日將臨之前,被神挑選了,先行遠離末日,得以在安逸之處與神相伴,云云。

歐美長篇小說的宗教背景經常非常深厚,早些年讀時僅能一律掠過,粗粗淺淺地按照字面意思理解;後來能多帶一點敬意,但也無法多有體會。

不過在這部小說(書底封面有提到是HBO「末日餘生」原著小說)的「被提」是還可以,也算是一個梗,像僵屍梗一樣,一個必要存在的條件,但小說本身所要呈現的,是這個條件下造成的境況,條件本身不是絕對焦點。

也就是說,這些人集體「離開人世」之後,餘下的人如何面對人生。

離開人世可以有很多意思,在這部小說的設定說,差不多就是一個廣泛性災難、但沒有屍體的完全消失,幾乎與死亡同意。這樣完全消失的人,有可能在一個家庭裡只有一個,有可能兩個,有可能三、四個到整個家只剩下一個人,也有可能整個家庭都完整無傷,但之後的影響卻可讓整個家分崩離析。

是另一種方式的面對死亡。但又不是真正一般意義上的死亡。

主角之一的女性,先生與兩幼子女都消失了,在生活中她面對各種安慰,在她所無法自行承受的改變之餘,持續不斷地面對社會所施予的體貼與憐憫。

///////////////////////

前陣子的熱門事件,輔大性侵案之離譜的教授及其學派,其學派簡單說欲解離社會所建構傷痛,主張有許多「受害者」所感受到的傷痛,是整個社會應對態度下所賦予的,其本身不見得感到傷痛。這種角度算是新穎,所以會有所謂工作小組,所謂「培力」把當事人拉離受害者定位及伴隨的傷痛。

理論本身不算壞,初衷仍有希望降低傷害的部分吧!但有相當程度離經叛道,加以每個人都是根深蒂固地存在於社會現實中,不是依靠一個理論不斷論述,就能完全脫離、毫無偏見;因此在該理論之下,也只是包裹著原本的社會偏見,說出匪夷所思的批判而有了遁辭罷了。

那些「不要輕易踩在受害者的角色」或「妳在這件事中經驗了什麼」在理論架構中是合理提問,卻失了基本的體諒之情,形似拷問批鬥,原身處架構下願意以己身案例供系所實驗的當事人,崩潰而反抗訴諸社群網路支援,全然為情理之中;另一方面,「聲望學者」備感背叛,也合理可解,卻只能無奈她自陷太深,脫離社會現實太遠而不自知。ㄥ

//////////////////////

所以傷痛真的是社會建構的?若陡然遭逢變故,身邊的人知道了,殷勤地體貼安慰,會讓妳更為自憐而無法走出傷痛嗎?

二十多年前,家暴的概念在台灣還不算普遍,但身為人的自尊與價值屢屢遭到踐踏,雖平時供給日常,卻難以理解在情緒管理不佳的情況下,離譜的身心傷害,如何並存在所謂愛的前提之下?

當時「家暴」及相關援助並不普遍,但傷害真真切切,於是就是逃,越遠越好。社會沒有建構我這是個傷痛,所以我懷疑這是不是一件值得傷痛的事,但它明明很痛。

安慰我最多的是同寢的學姊學妹,以及一本輔導心理學。因為說實在的,在社會未建構為傷痛以前,沒有任何具體、有系統地安慰療癒可解。

/////////////////////////

我們在身處的社會中,能有多少程度的自主意識能力,確實超乎自身想像的少,許多社會價值觀,架構大半已然存在,我們僅是在此架構之下些微調整感受度。過於微弱無感,或過於喧嘩誇張,超出了閥值,便成異類。

有些隨波逐流者,意識如水流動,感受亦是,每日或僅日復一日地執行重複的事物,倒也…歲月靜好?

/////////////////////////

歲月靜好,本想發憤勤於為文,仍不敵懶散怠惰。(嘆)

廣告

社會建構傷痛? 有 “ 1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