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性教育

上個月下旬,林奕含自殺身亡,在那之後有長達7-10天的資訊密集時期,縱使從我的filter bubble 看到據說電視報紙媒體並沒有深入報導,但我並不看報紙也不看電視,我的資訊全部從我的 SNS 來:8成FB、1成英文電子報、1成噗浪。FB兼具舊時代的 RSS功能的進化版,他會自動演算我經常關注的(按讚、點開連結等)粉絲團,然後短期內會餵(出現)更多他的貼文給我。

fb

 

林奕含自殺身亡前八天的最後訪談,在五月初被出版社釋出,在先前零碎的書展座談會、書店見面會、作者零星散文、媒體專題報導、臉書遺作爬梳之後,有了個較完整的匯流,在該次訪談,絕大多數關鍵訊息都提到了。

以愛為名。受誘姦的女學生認為自己是有愛的。

作者多次迴避自傳的詰問,在她離世的隔天就被其父母直接打破。

這段時間我也極為密集地接觸她所見所聞所思,華麗堆砌的文字美學、文學性,很美很共鳴,甚至是淒美了。在16歲起精神瓦解崩潰後,一點一滴努力地活在世界上。其實那些溫室花朵的批評都是真實正確的,但也著實無奈。真正生存在社會現實中,為了生存得就學就業的人,就算精神解離渙散,仍必須面對生活面對人生的人,是否真的有更大的機會回到常軌?但這也正是林的人生與必然吧。

在自我價值極為低落的情況下,她說這是一個非常無望的寫作,在此之前、在此之時、在此之後,這樣的事都不會停止發生。

然而這無意卻有效地發生了影響,產生了輿論;縱使仍有許多令人絕望的面向批評檢討著被害者,但另一方面也確實有效地引起正視性教育的意識。

這其中我參與的討論、我的留言與憤慨也是熱烈又熱切,而今在此作為紀錄,卻也說不上什麼。書會買會讀,但不是現在,或許一年後,作為複習或覺識的保鮮。

那些房思琪式的謀殺,且讓我緩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