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之後

這幾天,寶瓶、報導者、游擊,在「死了一個美女作家」之後的餘波,竟開演了另一戲碼(上一波是疑犯女兒自殺事件)

所以這篇文章標題原應使用新聞式標題,但實在太沒意思,故改以意味不明的「在那之後」,在那次的事件之後,漣漪一圈又一圈,以為稍停歇,又會有新的支線出現。

寶瓶朱亞君女士的澄清文,我一見就不喜歡,後來在撥開了層層詞語包裝善意的文章,其實就是在意自己的名聲、出版社銷量等。

會讓我想要打上一篇文章,是寶瓶的朱亞君女士聲明文,為了澄清當初拒絕出版林的書,是因為如何又如何的原因,其中有段說到:我大妳兩輪,作為我的女兒一般,我如何如何懷著關愛之意。文中諸多以「作為一個新銳作家,被退稿之後產生的挫折,會對溝通過程的善意有許多誤解誤讀。而這,激起了我全身叛逆細胞。讓我感到十分厭惡。後來看到他人較有系統的論述,知道了此反感所由而來,有一詞稱之為「長輩上身」真是貼切。

出不出書,還要訪談作家身邊這麼多人,還有其精神科醫師什麼的,到底是做什麼?

贊同者順馴於其善意,說她都是好意,出版界本就艱辛云云;出版業結構如此自是當然,但寶瓶顯然因為行銷策略,為了賣書,而有諸多種種考量,卻在朱的澄清文中,變得璀璨昇華,聖母照耀地關愛作家心理狀態。

但那後來一切偏調,報導這作為這兩年聲譽不錯的媒體,混進泥巴戰,在報導時與林及其好友,甚至所謂之前曾退稿(意指朱)似有訪談,而後證明其中有諸多臆測斷言之處,都不是作為一個有聲譽的媒體該有的行為。

造成效應一:網路鄉民「追殺」朱的情況越來越誇張,二:報導者聲譽破產。

這之中游擊文化亦有流彈,更不用說在四月下旬,林自殺後一兩天,他們代其父母發的聲明易有爭議。

然而這一切,最諷刺的地方在於,「美女作家」本就不是林想站在上面的位置,而鄉民眾湧而戴的正義,卻充滿了為其決定的色彩--尤其在林本人已無法在為自己發聲之時。

益發顯得林的主體性被諷刺地剝除,只因她是個楚楚可憐的「美女作家」眾人激憤為其表彰正義…鬧劇一場。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